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经典爱情

阴谋与爱情

小故事网 阴谋的故事 时间:2015-03-30 廖静

  1

  三个月前同学聚会,金灿从上海回来了,她珠光宝气、一身名牌,言谈举止都显露着贵族风范。她的贵气衬得我像个草根煮饭婆。想当年,多才多艺的我们合称“校园百灵”,而今,她这只百灵出落成一只凤凰,而我则褪化成母鸡。

  阴谋与爱情金灿对我颇为惋惜,她说:“当初我们一起考艺校,为什么你突然退出了呢?”我说:“那是我成绩不够,这就是我的命。”

  金灿很惊讶:“怎么会?你当时的成绩比我好。”时隔九年,我才得知真相如梦方醒;原来,我与金灿毕业时参加了某娱乐集团办的艺校,我考完后就匆匆去参加外婆的葬礼了,让当时还是我男友的张毅去拿成绩看通知,他带给我落榜的消息。

  “明明我和张毅一起去看成绩的啊。”金灿说,我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时张毅送新电话卡给我,怪不得让我和“高升”的金灿保持距离,我出于自卑什么都听他的了,他是怕金灿会对我说漏嘴。

  九年后,金灿光彩照人、事业有成,她年薪几十万,而我拿着不到十万的死工资,她的歌艺舞艺更加娴熟,掌声鲜花时时陪伴,快四十的女人像二十出头,而我呢?

  我恨张毅,也明白他的目的,他就是怕我成名后跑了呗,这个自私、小家子气的男人,如果他有大出息让我妻凭夫贵也好,可他就是个小职员,连个副科都混不上。

  回到家,张毅正在收拾饭菜,他头秃了、腰肥了,一副欧巴桑样。七年婚姻,我们关系像左手摸右手,生活只剩下日出日落、油盐酱醋,我和婆婆处得不好,常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算计争吵,弄得我和张毅也经常黑脸,生儿子时,我难产大出血差点要了命,如今还留下后遗症。假如我和至今未婚的金灿一样,也参加了艺团,我哪会过这种充满泔水味的日子?

  我想发作,却找不到发作的出口,只能郁闷在心头,因为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张毅,你这个阴谋家,我这辈子算被你给毁了。”我暗恨。

  2

  张毅的阴谋何止九年前那一次,他的阴谋活动一直包围着我。

  同事传出消息:王局长要外调了,有人告了他的黑状,说他作风有问题,经常欺负女下属,还说他利用公款大吃大喝。

  王局长英俊潇洒、年富力强,是个颇有人缘的好领导,至于他“欺负”女下属,不过是有些好色罢了,如此潇洒的男上司,就算他不招惹别人,也有女人想招惹他。

  王局长与我共事两年,对我很不错。我去办公室问候王局长,想祝他一路走好。王局长正在收拾准备滚蛋的东西,他电脑打开着,上面闪烁着惊心动魄的画面文字——文章标题“请看禽兽上司的禽兽行为”,还配了图,上面是王局长搂着我的照片,我脸上打了马赛克,还有一张年轻女人挽着的相片,那女孩不知是谁。

  我记得那天我是喝醉了。王局长一直挺喜欢我,多喝几杯对我拉拉扯扯是常事,我也不讨厌他,只是顾忌有家有口,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

  “是你老公害我的吗?他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吧。”王局长忧伤地说。

  怎会怀疑到张毅?王局长告诉我:半年前我喝醉后,王局长送我回家那次,张毅跟他差点打架,王局长常以加班、参加团体活动为由叫我出去,我能唱能弹很撑面子。张毅早对此很不满了,和我吵过多次,他坚称王局长对我图谋不轨,他扼杀了我成为专业艺人的机会,还要扼杀我工作生活中的艺术细胞,甚至破坏我和男上司的关系。

  我曾直言王局长就是比张毅好,原本是气话,没想到这小家子气的男人使了这通阴招。

  “您不能随便怀疑我老公,虽然你们有过口角,我认为他不至于。”我没底气地为张毅申辩。

  王局长苦笑:“电脑IT我查了,写给上级的匿名信我也看了,虽然是机打的,但语言风格和他写的文章很相似,至于我和侄女的照片嘛,那天我和他曾遇到过。”

  张毅居然还写匿名信?他真无耻到这个地步了?我冲回家去质问张毅:“是不是你搞鬼赶走王局长的?”起初张毅不承认,我搬出王局长的证据,他这才嘴软:“姓王的就是个色魔,结婚三次三次外遇,他祸害了多少女性,难道你也想落水?”

  果然是张毅,我真想掴他几巴掌,三结三离的王局长虽然风流,但不下流,我一直把他对我的暧昧当成荣耀,却从未想过做他的情人,他这种男人是不能依靠的。

  张毅一个七尺男儿,怎能干出这种事?如果不是铁的事实,他还不承认。张毅一摊手:“这招是最实用的,我还不是为了你好。”

  又是为了我好?他是自私自利吧?我一气之下将金灿告诉我的真相也捅了出来,张毅哑然:“我就是感觉你的才艺不精,去外面的花花世界会被淘汰。”

  我眼泪夺眶而出,我这辈子怎么摊上这么个男人。

  3

  我和张毅冷战了,婆婆这时火上浇油对我母亲冷嘲热讽,这样的家庭、这样的丈夫,还要他做什么呢?我想到了离婚。

  金灿准备在家乡经营娱乐城,她鼓动我也参与。她说:“你才三十多岁,现在重生还不晚。”

  我蠢蠢欲动的心被金灿激活了,好在工作不忙,我利用业余时间重新披挂上阵,离开舞台八九年,我有些融不了金灿前卫新颖的装备,她像对待普通学员一样严厉批评指导我。我暗自惭愧,本来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现在我怎么落这么远呢?

  我第一场演出,金灿就让我担任独唱。为了演出,金灿让我穿一件露背露腿的金甲裳,我很不习惯。金灿鼓励我:“你就当你是麦当娜、梦露,把你的性感和歌艺传染给观众。”

  演出场坐的人很少,我费力唱完扭完,观众给的掌声稀稀拉拉。并不是所有“歌星”都有市场、能获得掌声,拿钱买票的观众不是我在校时热情高涨的学生。

  金灿除了租娱乐城卖票,还承接一些企业的内部演出,她认识的人不少,多是“达官贵人”,男人们一见到她眼睛都笑眯了,金灿则像个妖精般穿梭在他们中间,与他们调笑喝酒、搭肩勾背,这些都不是我能接受的,我离金灿的差距真是越来越大了。

  因为演出训练频繁,我工作松懈,对儿子也无暇问津,自从与张毅冷战后,我就搬到母亲那里,把儿子交给了张毅。张毅打电话来说:“我知道你又去唱歌了,也不看看你多大年纪了,往中央电视台冲的小青年一大堆,有几个能成名的?”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不理睬张毅这井底之蛙,我要让生命第二次绽放。

  在一次企业演出完毕后,金灿领着我参加酒宴,起初大家还装腔作势,几圈酒下来就原形毕露了,一个胖子把猪爪拍到我手上,金灿曾教导我“女色是女人最大的资源”。我没有吭气,可这家伙得寸进尺,把手往我赤裸的后背移去……

  我霍然离去,脸色铁青。金灿外表的繁华背后,要承受多少良家妇女不能承受的东西,也许她早就习惯早就不是良家妇女了。

  在酒店门外徘徊,金灿的电话打来,口气很硬:“赶紧回来,你今天表现很不好,人家点明要你喝酒。”我不爱喝酒,更不爱没原则地迎逢那些臭男人,我假称不舒服,跑了。

  月底时金灿给我发工资,只有2000元,她说:“这是依据你创造的利润给的,最近淡季生意不太好。”

  只利用周末和晚上唱唱跳跳,挣这点钱不算少,但我要为此受气受骚扰,做违背我意愿原则的事,那这点钱就太不值得了。这时我也了解到,金灿并不是什么名角,她一直在三流角色中混,辗转几个男人中,爱情一直没着落,艺人的世界并不是外表那么流光溢彩。

  我有点想家了,想捣蛋可爱的儿子,想平庸安稳的张毅,最近除了张毅的短信求和问候,连婆婆也打电话来示软了,那个家一旦回去,我就要继续鸡毛蒜皮、婆婆妈妈,继续被张毅的阴谋所控制,我不甘心。

  4

  “儿子病了,快回来看看。”张毅打电话给我,此时我正在老师的苛责中脸红一阵白一阵,他骂我笨得像猪。

  我丢掉屈辱向家奔去,儿子没少胳膊少腿,我松了口气问他哪不舒服,儿子说:“我头痛,妈妈你为什么不回来?”他的装腔作势、父子俩的古怪眼神,我全看在眼里,我明白了:我又上了张毅的当,“儿子生病”是他的阴谋。

  张毅劝我留下,他说:“王局长的事我虽然做得不体面,可还不是为了这个家,那个家伙不是好东西,世上没有坚固的墙,只有不努力的锄头。”我明白王局长假如再进一步,真的能破坏我的家庭,我也明白王局长不是个能托付终身的男人,我更明白张毅的“阴谋”是出自爱,虽然这爱很自私,谁的爱不自私呢?

  张毅又劝我离开金灿,说当年他就不看好“艺人”这个行当,我报考的那个艺校又不是正规大学,我的才艺不过是三流水平,在大学时混个脸熟还行,在大舞台根本没有我的市场。

  我沉默不语,张毅做事自私不体面,他爱耍阴谋,可这阴谋的背后是爱啊。这事我得好好想想。

  金灿想和我签合同,签合同后我就得辞职,她说给我的年薪不少于15万。我迟疑了,那份清水衙门工作我还挺依恋,我想我一辈子成不了名了,当艺人是吃青春饭,我老了以后怎么办?我四处演出,失去了家庭怎么办?难道让我学金灿当交际花?

  打退堂鼓时,我参加了一场私人演出,客人清一色全是男人,还有外国人。

  在欢呼尖叫声中,几个女孩脱得衣不蔽体,搔首弄姿走下舞台挑逗客人,客人们把钱塞到她们半裸的身上,把手伸进她们的裙子。我是下下个节目,金灿拉拉我的领口说:“把乳房露出来,这是你的本钱。”

  这难道就是我的理想?我美好的未来?我悄悄退出,脱下那套到处漏网的演出服,我终于明白:家,才是最适合我、最温暖的舞台。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