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野狼的嗥叫

小故事网 记忆的故事 时间:08-11

  狼怀夺爱

  玛兰沁夫说的没错,我的“点点”的确是只狼。1990年,我从同学那儿换来一条苏格兰牧羊犬,这“小姑娘”才半岁就有小牛犊子那么大。它尖尖的头和宽宽的肩,披着一身褐色长毛,肚皮和腿却有一袭雪白短毛。我打算给它物色个如意郎君,就找养父给出个主意。他说早年村里有条雌藏獒,发情的时候,一到夜里就往草原深处跑。三个月后,它生下一窝崽,长大后都是一副狼相。凶狠机警,几百只羊在它们的看护下,像小鸡一般老实,不敢离群半步。

  野狼的嗥叫听了这话,我忙央求养父带我抓只小狼来驯养。

  这天,我们骑马来到一个荒凉的小山包细细搜寻,总算发现了一个洞口。我趴在洞口向里瞧,黑暗中,有四只绿色小灯笼。我们先在洞口架好网,找来湿柴和青草,点起滚滚浓烟,用草帽把浓烟往洞里扇。过了一阵,大概被烟呛得受不住了,两只小狼窜出来,一头撞进了网中。这两个小东西长得一模一样,四只尖尖的耳朵顶上,都长了一小撮白毛。我和养父怀里各揣一只,正要离开,老狼回来了。看见孩子被抢,它愤怒地扑过来,养父被扑倒在地。我慌乱中开了枪,火枪在公狼头上开了花,它痉挛一下,躺下不动了。我被身后的母狼扑倒。养父爬起身,朝母狼开了两枪,一枪打断了左后腿,一枪削去了半个耳朵,它一瘸一拐地跑了。我和养父策马绕过一片树林,拐上一条羊肠小道,不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刚才逃走的母狼带着数只狼正候着我们,发出愤怒又凄惨的嗥叫。养父叹了口气,说:“唉,母子连心哪。”他从怀里掏出小狼放到地上,小狼跌跌撞撞地向妈妈跑去。趁母狼和小狼亲热之际,我们俩落荒而逃。

  我怀里揣着的小狼,因耳朵尖有一撮白毛,被我取名叫“点点”。它和苏格兰牧羊犬褐玉一起长大,从小耳鬓厮磨,亲密无间。一年后,褐玉发情,它们也顺理成章地结为夫妻,生下四只混血儿。

  玛兰沁夫听说我养了只狼,找上门教训我说:“你怎么养那玩意?我家要少了羊,到时候找你算账。”

  骨肉相残

  没过多久,玛兰沁夫就带着两个儿子,手持棍棒,打上门来,问:“昨晚它带狼咬死我家5只羊,你说咋办?”我气不打一处来:“你胡说八道,点点昨晚根本就没出屋!”他两个儿子一起大声嚷嚷:“你还护着那白眼狼!我们昨天看得清清楚楚,就是那耳朵上一边一撮白毛的狼!”点点在屋里听到吵闹早忍耐不住,它“呜呜”发出愤怒的嗥叫。正剑拔弩张时,养父进了门。问明情况,养父让玛兰沁夫先消消气,要真是点点作怪,再打死它也不冤。

  我最听养父的话。我跟着养父去玛兰沁夫家呆了几晚上,养父把黑丹带来为玛兰沁夫护圈。黑丹是纯种德国黑贝。

  一天后半夜,我们在玛兰沁夫家隔窗看见几只狼窜进了羊圈。黑丹扑上去和狼撕咬起来。玛兰沁夫大声嚷嚷:“瞅见了不,那不是点点是谁?!”我仔细看去,领头狼的个头、毛色,及耳朵尖上的白点,果真和点点一模一样。我心里一惊,只见那“点点”凶猛无比,趁黑丹和别的狼撕咬时,冷不丁咬住黑丹的脖子。那是致命的一招啊!我拿着棍子正要冲出去,只见斜刺里又杀出一只狼,它旋风般冲过去,把咬住黑丹的“点点”一头撞倒在地。两只狼撕咬在一起。黑丹缓过劲来,竟帮助后来者撕咬那“点点”。这时,羊圈外的土岗上,一只狼发出凄厉的嗥叫。那“点点”稍一愣神,停下嘴,被黑丹和后来者死死咬住了喉咙,奄奄一息地躺在了地上。其他狼夹着尾巴溜走了。

  战斗停止我才看清,那后来者才是我的点点啊!可奇怪,点点并未发出胜利的欢叫,它狠狠赶开黑丹,围着那只狼嗅了嗅,鼻子里发出嘤嘤之声,然后趴下来,替那只狼轻轻舔脖子的伤口。这时,土岗上的老狼叫得更加凄惨,我拿手电照过去,看清那老狼断着一条后腿,左耳少了半只,正是当年受伤流血,冒死截下自己孩子的母狼——点点的母亲。我一下明白了:那只叼羊的“点点”,正是当年养父还给母狼的那只小狼,是点点的兄弟。现在,点点认出了自己的兄弟。

  反哺孝母

  从那以后,每天夜深人静,土岗上常常响起老母狼的嗥叫。点点听到叫声,就不顾一切地冲出去,经常彻夜不归。我不免有些担心,怕点点离开我,回到它母亲的身边。可点点每次会母亲回来,对我显得比平时亲热多了。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多虑了。

  可接着我发现,家里的羊时不时地少一只。我想,准是点点出去会母亲,让别的狼钻空子,乘机叼走了羊。这天晚上,我把点点从羊圈边牵回院里,紧锁大门。那晚,老母狼在外面凄厉地嗥叫,点点听了不住地撞门,急得乱哼哼。几天后的一个深夜,我听见母狼嗥叫,可院里没有一点动静。我起来一看,点点不见了,门洞下有堆土,点点刨洞钻了出去。我悄悄开门出去看动静,只见点点正在羊圈里,凶狠地咬死了一只羊羔,叼着迅速跑向老母狼。老母狼大概饿极了,叼过小羊就大嚼起来。

  我愤怒地抄起棍子朝老母狼冲过去,点点冷不防冲过来,一下撞掉我手里的棍子。我心里发憷,脑海里顿时冒出“白眼狼”三个字,难道它真要袭击我?点点走到我跟前,摇摇尾巴,头在我身上亲热地蹭了蹭,突然趴在地上一—是两只前腿跪在地上。我愣了,接着,它起身走向老母狼,它们俩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夜幕中。啊?刚才点点是向我告别!从那以后,点点再没回来过。

  不久,玛兰沁夫又气呼呼地找上门说:“我早就跟你说,白眼狼就是白眼狼,咋样?跑了吧?你引狼入室啊。指不定哪天把你吃了呢。哼,早晚我得敲死它们!”原来,昨晚有狼又叼了他家一只羊,他跑到我这里来泄愤了。点点跑了,我却不恨它。它把主人、妻子和孩子都撇下,去反哺年老伤残的母亲。

  野性回归

  没过多久,我碰上玛兰沁夫,他得意洋洋地告诉我,他把老母狼杀了!他们在羊围里设埋伏,摆下一盆香喷喷的烧羊腿,点点受到诱惑,果然进来,被几个人团团围住。这时,在土岗上望风的老母狼疯了似的闻进来,撕来咬去,全然没有衰老、伤残的模样。它威风凛凛地帮儿子杀开一条血路,用头撞着点点离开羊圈,自己则死死堵在圈口,挡住人们的去路,直到死在人们的棍棒之下。从那时起,土岗上经常有一只狼在嗥叫。我知道,是点点在呼唤母亲。我几次去找它,想把它领回来,可我每次走近,它都悄悄走开了。

  一天清晨,从玛兰沁夫家传来阵阵哭声。原来,头晚玛兰沁夫去邻居家喝酒,一夜未归。天亮后,人们发现他静静地躺在雪地上,尸体完整,衣帽整齐,只是脖子上被深深咬出了数个血洞。我心里明白,这是点点来复仇了。土岗上的狼嗥消失了,点点也不知去向,我盼着有一天,它回来和我们团聚。

  有一天,我在家门口发现一只山鸡。后来,我又发现在褐玉的窝里,摆着一只完整的野兔。我明白,这是点点送来的礼物。还有一天深夜,我悄悄守在门口,看见点点正费力地把一只黄羊拖到门前。我闪身出来,和它打了个照面,求它:“点点,回来吧,我们想你。”它停下来看看我,刚向我迈过来几步,又机警地停下,转过身向原野跑去。我顿时泪眼模糊:亲爱的点点,它与人积怨太深,已回归野性,再也没法回头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