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老板钱紧

小故事网 老板的故事 时间:08-18

  真正意义上来说,钱紧不算是什么老板。钱紧是和我一起长大的玩伴。

  还记得小的时候,钱紧家很穷,他妈生下他时,家里已是揭不开锅了。他爸钱爱国苦闷地坐在灶前直叹气,想了半晌,说,要不这娃就叫钱紧吧。

  老板钱紧于是,钱紧就有了这么个名字。

  在我们那破落的村小学里,钱紧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每次的第一名几乎都是他。读到六年级时,满心欢欣的校长期盼着村小学能飞出只“金凤凰”来。

  可临考试时,学校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吹垮了学校,把我们教室的屋顶掀了。校长跑遍了镇上、县里,求他们赶紧拔些钱下来,可始终没个音信。

  没辙,就有人提出来,村里出一点,学生家长也出一点。

  可钱紧家没钱呀。他爸钱爱国跑到了学校,把钱紧拉了回去。钱爱国张着那口黄黄的牙,说,没钱,读什么读,还不如给我回去放羊呢。

  钱紧是不愿的,求着钱爱国,哪怕去借点钱,也希望能把书念下去。

  可钱爱国眼一瞪,扯着钱紧就回家了。

  小学都没毕业的钱紧,于是很自然地成了一个放羊娃。

  每天天刚蒙蒙亮,瘦小的钱紧总会赶着一群羊,往空旷的草地上走。钱紧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神情间写满了木然。

  羊放了三年,钱紧也长到了十五六岁。十五六岁的钱紧不再放羊了。他爸钱爱国是个木匠,钱紧就跟着他爸到处替人做木工,赚些零钱。

  其时,我们这些和钱紧一般大的孩子,也都初中毕业了。不过我们没钱紧学习那么好,勉强混了张初中文凭,就再没能力去考那更高一级的学府了。我们整天混迹在田际间,或是躺在家里睡觉,借以挥霍人生。

  几年后,我们几个都先后到处打着零工,间或穿梭在一个又一个城市之间,一直无法真正安定下来。

  那一年过年回到老家,钱紧忽然找上了我们,说他想拉一支施工队去某一个城市包活儿干,问我们愿不愿意。

  那年的钱紧,脸上早就脱了儿时的稚气,明显老练成熟了许多。

  我们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到哪里干活不是干啊,只要给钱,怎么着都行。

  别看钱紧年纪和我们差不多,可谈起生意来还真是有一套,在那个城市才待了一个多星期,钱紧就接到了一单活儿,据说利润还挺可观的。

  可临给我们发工资时,钱紧却并没有多给我们。我有些气愤地说,钱紧,你可还真钱紧啊,乡里乡亲的,你咋就不能多给点呢?钱紧没怎么说话,但脸上显得很冷。

  而且,日常的伙食,也不怎么好,整天都是青菜萝卜的,吃得也都厌了。反观他钱紧,同样是青菜萝卜,吃得倒是津津有味,吃得我们直咬牙。

  可下一次分钱时,还是按着原来谈好的给。我们算着那么高的利润,都给他钱紧一个人拿了,想想就是气愤。

  为此,我们中甚至有人提出来不干了。钱紧听到了,说,不干可以,我决不会拦你。一听这话,我们就都不想干了。可说不干,还真有点舍不得,毕竟在这里赚的钱,比起在其他工地上干,还是要多一些。就这么走,还真有些下不了决心。于是就这么吵归吵,还是没有人愿意真的就走了。

  这一年的过年,原本我们是要回家的,可临时多接了几单活儿。破例地,钱紧居然答应给我们多加一些钱。钱紧这么一说,我们干活也卖力多了,还提前完了工。

  5月,活儿特别多。

  可钱紧突然说要回家一趟,而且要带着我们一起回家。我们都急了,那么多的澍乙放着不干,怎么想寿要回家了呢?

  钱紧却是很坚定的神情,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的坚定。钱紧说,你们跟我回家,钱,我照发。

  我们心头满是不解地跟着钱紧回了趟家。

  在老家,那座小学旁的一处空地上,堆满了水泥、沙子、砖头。这钱紧还真有能耐啊,连老家小学的活儿他都可以接到。没容我们多想,钱紧就指挥着我们开始干活。小学改建完毕那天,我拉住校长的手,神秘地问,校长,这次改建上面拔了不少钱吧?校长满脸纳闷地看着我,说,你想什么哪,这些钱,可都是钱紧自己拿出来的。

  我听着糊涂了,说,钱紧拿出来的,怎么会?

  校长忽然认真地说,你忘了那一年临夏天前的那一场暴风雨了吧,把学校屋顶都给掀了,而钱紧也因此失了学。所以钱紧说,再怎么样,他都不愿意看到还会有别的孩子像他这样上不起学的。

  我的眼前顿时模糊了。

  我忽然有些明白钱紧为什么钱那么紧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