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百姓故事

万里飞鸿求助上海医生夫妻绝处逢生

小故事网 医生的故事 时间:2015-10-12 孙钰

  有些记录被打破,令人兴奋欢呼;可有些记录被打破,却令人有着说不出的苦楚。这是一对清贫而又不幸的医生夫妻,妻子刚刚完成亚洲首例胰岛细胞和肾脏联合移植手术,而在这亚洲第一的背后,也意味着死亡的阴影曾经毫不留情地笼罩在她的头上。但是,她和残疾丈夫之间生死相依的爱情,支撑着他们找到了战胜病魔的一线希望……

  万里飞鸿求助上海医生夫妻绝处逢生2005年3月的一天,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谭建明教授收到了一封来自牡丹江的特殊求助信。信的最后三页密密麻麻地签满了上百个名字,而签字的人竟然都是各家医院的医生,甚至还有医院院长。他们希望谭教授能够帮助他们昔日的大学同学任远航。

  她是一位身患糖尿病13年并出现尿毒症并发症的年轻医生,只有同时移植肾脏和胰岛细胞,才能挽救这个年轻的生命。然而在此之前,全亚洲没有一个医院动过这样的手术……

  大学同学患难夫妻

  医生病人双重身份

  任远航和李德胜都是92届牡丹江医学院临床医学系学生。一进大学,清秀、活泼却又不幸刚刚患上i型糖尿病的任远航就引起了全班男生的关注。这个漂亮女孩的出现也在李德胜心里引起了强烈的震撼。李德胜对任远航萌生了丝丝好感,但也有着深深的同情。因为他自己7岁那年因为车祸失去了左小腿,深知不能做一名健康人的无奈。

  毕业后,李德胜成为了一名眼科大夫,情窦初开的他带着些许惆怅离开了医学院。他怎么也没想到,命运在不经意间又向他露出了笑脸。

  一天下班,李德胜刚从医院出来,突然觉得迎面走来的女孩十分面熟,定睛一看,不禁怦然心跳。原来任远航刚被调到一所幼儿园当保健医生。不想,这所幼儿园和李德胜所在的医院只有几步之遥。

  从此,李德胜只要一有空,就去任远航那里坐坐。那段时间,任远航也过得十分快乐,李德胜对她格外照顾,有时她给小朋友配完营养餐累了,李德胜就会心疼地拿过一条毛巾,给她擦擦脸;每当任远航嘴馋了,李德胜便领着她去东北餐馆,选靠窗的位置坐下,要上一盘饺子和一盘酱骨架,两个人啃着骨头说笑着……

  慢慢地,两人都觉得已经离不开对方了,只要两人在一起,就会开心不已。李德胜开始考虑向任远航求婚。可他又顾虑重重,虽然自己的腿已经装上假肢,生活应该没太大问题,任远航的病也只是需要每天打两针胰岛素。可是,任远航也会同样对未来这么充满信心吗?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李德胜终于鼓足勇气开口了:“你看,我合适吗?”“嗯!”任远航的脸红了,一丝甜美的笑容绽放在了她的脸上。李德胜没想到求婚那么顺利,一股莫名的热流袭遍了全身,心怦怦地跳个不停。

  2000年6月,两个不幸的人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结婚的喜讯传出,大学同学都倍感惊讶,没想到两个身体状况不好的人最后结成伴侣:“你们两个都是学医的,知道将来可能出现的后果,你们可真有勇气啊!”

  两人的新家是借钱买的一套一室半的二手房,日子过得很清贫。李德胜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让妻子过得舒心快乐。他不仅揽下了煮饭、搞卫生等家务活儿,而且连任远航都不怎么擅长的针线活儿也乐此不疲。每次,与丈夫疼爱的目光对接,任远航都由衷地感到日子是那样的有滋有味;而看着爱妻的那份甜蜜,李德胜也感到很满足。

  心手相依面对病魔

  一波三折濒临绝境

  然而,病魔的阴影始终笼罩在他们头上。两年后,由于血糖依旧无法得到很好的控制,任远航的肾功能一步步走向衰竭,每化验一次,肌酐指标就高一些。

  2004年9月,从医生那里再一次接过化验报告时,李德胜感觉头皮发麻,报告上的肌酐指标超过了250,而指标到300就必须透析了。透析,意味着任远航的肾脏已经完全失去功能,妻子这么年轻,这么脆弱,她怎么能够承受得住?不行!不能让妻子知道实情。

  思前想后,李德胜回到家若无其事地说:“指标和上次差不多,你控制好了就没事了。”幸好,任远航自从毕业后几乎再没有接触过临床医学的知识,李德胜也从来不在家里放任何和糖尿病有关的书籍。对丈夫百般信赖的任远航果然没有看出破绽,她内疚地说:“辛苦你了。”李德胜抚摩着妻子的脸,怜爱地说:“这是什么话呀?你就安心治病吧,一切有我呢!”

  国庆节,李德胜决定带妻子上北京看病。临走前,他哄着任远航到当地医院做了许多化验。如此兴师动众,让任远航不免起了疑心。一路上,她不断地质问李德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看你不是还照样上班吗?没事的。”任远航依然半信半疑。

  在北京的十来天,两人的积蓄几乎花光了,可治疗仍旧没有进展。回来的路上,任远航一直闷闷不乐,李德胜虽然强打起精神,脸上笑容不断,可心里却像有几根线牵着,为妻子的病情,也为日益拮据的经济状况。然而,两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另一场灾难正悄悄降临。

  回到家中,夫妻俩大吃一惊,门是虚掩着的。推开一看,屋里竟然被洗劫一空,小偷连鼠标垫、内衣裤都没有放过。地上一片狼藉,家里只剩下一些不值钱的家什和几件大家具。

  李德胜无力地瘫坐在了地上,一种无边的哀怆淹没了他。怎么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人会雪上加霜?李德胜疲惫的脑筋开始有点麻痹,他觉得一切力量都从身上失去,眼前看不到一丝希望。直到任远航“哇”地一声扑到他的怀中,痛哭出来,才把他拉回到现实中。他不得不强打起精神一边安慰妻子,一边向亲戚筹钱。

  自此之后,生活虽然恢复了平静,但任远航的情绪波动却一直很大。她总是认为家里的钱都是被她花光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丈夫完全可以过上另一种幸福的生活。

  一次,李德胜看到《健康报》用一个整版介绍北京某个专家,便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打电话过去咨询:“这个药有效果吗?”医生回答:“不敢保证,因人而异的。”李德胜一听动心了,如果对方只是为了赚取钱财,一定会拍着胸脯打包票,而医生的话恰巧证明了药的可信度。

  “能便宜点吗?1500元一个疗程,三个疗程的花费太高了。”毕竟这个费用对李德胜来说有些承受不起。“你爱人还那么年轻,要是治好了该多好啊。”电话那边,医生一语说中要害。李德胜咬咬牙,第二天就把钱汇到了北京。

  一星期后,李德胜兴冲冲地拿着药回家。可任远航一看是昂贵的中药,立刻抬手把药打散了一地,拒绝服用。“你——”李德胜一下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我缩衣节食为的什么?你也太不懂事了!”“我就是个无底洞,你不要再把钱扔在水里了。”任远航有些声嘶力竭。

  李德胜一下子明白了妻子的良苦用心,心里刀扎般疼痛,抱着妻子柔声说:“我们一起努力好吗?我真的想永远和你在一起,数天上的星星,看天边的日落,心手相依,一起慢慢变老……”说着说着,两人抱头痛哭。

  然而,昂贵的中药终究没有发挥效果。2004年底的一天晚上,任远航一个人收拾厨房,看到有一块剩下的萝卜,就随手拿起来吃了。凌晨一点,她突然觉得双手发麻,连忙摇醒身边的李德胜:“我觉得浑身没劲,恶心难受。”李德胜连忙到卫生间拿了一个盆到床边。结果,任远航哗哗地就吐了出来,那一晚她总共吐了4次。

  起初两人以为是肠胃不好引起的呕吐,决定第二天下班去医院检查一下。第二天中午,李德胜给妻子打电话,可是电话响了许久还是没人接。他一下子慌了,连忙打电话给任远航的同事,看看妻子出什么事了。同事跑过去一看,任远航全身浮肿,正一个人在卫生间呕吐,急忙把她送进了医院。当即,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要求病人必须透析。

  12月29日,任远航一辈子都记得这一天,那是她第一次透析,她觉得天好像都快要塌下来了。作为一个医生,她很清楚透析意味着什么,她知道希望病愈只不过是一个遥远的梦想。看着丈夫故作轻松的笑脸,看着丈夫爱怜地给她擦眼泪,她哭着说:“这辈子要拖累你了。”

  此时,李德胜还抱着一丝幻想:“只是先帮你消肿,我们再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办法。”他四处打听,有一个专家推荐他试试4种利尿剂一起用。和爱人、家人商量后,他们决定赌一赌。果然,几天后,任远航的体重没有增加,身体也再没有浮肿,夫妻俩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两口子暗地里庆幸,看来这不过是一场虚惊。

  兴奋之余,李德胜多长了一个心眼,带着妻子去做了一个肌酐化验。化验结果一出来,他顿时愣住了,肌酐指标竟然高达600多。从这一刻开始,他彻底绝望了,不再用美丽的希望来欺骗自己。放在他们面前的只有透析一条路了。

  一个星期3次,每次4个小时的透析,把一个鲜活的生命完完全全绑在了透析机上。每当看到透析室里的那些病人脸色枯萎得如同干瘪的黄菜叶,两眼无力地闭着,呼吸微弱。李德胜的心就好像被拴了块石头似的直沉下去,妻子还那么年轻,这么一直透析下去,心脏马上就会虚弱,他真的不忍心妻子就这样离他而去啊。

  万里飞鸿求助上海

  绝处逢生呼唤爱心

  唯一能救妻子的只有动移植手术,学医的李德胜很清楚这一点。但手术的念头只是从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手术费可是一笔巨额开支,而家里几乎没有一点存款!

  今年春节前夕,李德胜参加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席间大家说到任远航的病,都认为单纯做肾移植没多大意义,除非是胰岛细胞与肾同时移植,但这种联合移植至今还没有听说过。况且,单是肾移植就要近10万的费用,钱从哪里来呢?

  “不行的话,大家捐吧!”同学提议。李德胜摇了摇头,如果靠大家,自己以后怎么报答:“你们也刚成家,捐多了影响大家的生活,少了也只是杯水车薪啊。”这时,李德胜突然想起去年在网上看到的一则关于上海医生谭建明尝试亚洲首例胰岛细胞移植的报道,他想:联合移植还没有过,这能否像那次一样也作为科研项目,手术费用由科研经费来支持?

  李德胜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同学们。“信由我们来写或许更有说服力,不管怎么样也要试试!”同学们当即把信写好,并且在信后面一一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所在的医院、科室和电话。

  为了更有说服力,李德胜自己也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求助信,任远航也写了一封信,表示即使手术不成功,也希望能够捐出角膜,为医学事业做出一份贡献。

  信寄出后的第四天晚上十点,李德胜和妻子在家看电视,突然电话响了。“你好,我是谭建明……”放下电话,李德胜一下子蹦了起来,开始欢呼:“哥们儿,你有救了!谭老师给咱们来电话了!”

  手术虽然有了希望,但是肾移植加上胰岛细胞移植手术的费用要将近30万。在医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医院决定以科研经费的形式,代为支付大部分手术费用,李德胜只需支付肾移植的费用6万元。然而,对于没有多少积蓄的李德胜夫妻来说,这无疑是个天文数字。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工资,上哪儿筹措数万元的手术费呢?

  任远航的单位知道情况后,主动提出借给夫妻俩5万元手术费。可手术后的营养费,去上海的车旅费怎么办呢?万般无奈下,李德胜想起了一个高中同学正自己开了一个公司,便试着打电话向他借钱。

  “你们哪天去上海手术啊,我给你送过来吧。”同学二话没说,就要送钱过来。

  “以我现在的经济状况,可能没法一下子还你。”李德胜实话实说了,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这个朋友。

  “没关系,不够再开口。”朋友的话再一次让李德胜哽咽了。

  离开牡丹江的那天,朋友如约把钱送了过来,李德胜立刻拿起笔给他写了一张借条。可朋友拿到借条当场就撕了:“别跟我说这个。”一股暖流从李德胜内心喷出,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2005年6月9日晚,任远航先进行肾移植。12日晚经过分离、纯化胰岛细胞,谭医生又为她成功进行胰岛细胞移植。13日上午,李德胜终于盼来了好消息,手术的成功再次给任远航带来了生的希望。

  然而,李德胜的兴奋只维持了几天,忧愁又挂在了脸上。虽然自己很幸运,妻子的手术费用解决了,生命得到了挽救。可让他没有料到的是,手术后的自费抗排异反应药物和营养费需要近万元一个月。

  而且,接下来的一年内,任远航需要不断到上海第一人民医院随访,因此,他们必须在上海租住有单独卫生间,环境良好的房屋,以防术后感染。经过打听,上海一室户房子的租金最少也要1000元一个月,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李德胜曾经尝试着在上海的医院找工作,可国营的大医院都不需要招聘眼科大夫。

  筹钱无门,让李德胜再一次感到了绝望,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妻子。为了救活妻子,李德胜想到了媒体,希望通过媒体的宣传,能有好心人来救助他深爱的妻子,让她好好地活下去……

  与相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这决不仅仅是浪漫的梦想,更意味着非凡的勇气,意味着现实的责任。在李德胜和任远航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无怨无悔的选择,看到了不离不弃的关怀,看到了生死相依的爱情,正因为这爱人之间坚贞的信念,才让他们找到了改变命运的一线希望。现在,经过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两个多月的努力,手术终于获得成功,但这对命运坎坷的小夫妻,依然必须面对病魔的挑战。如果你同样坚信爱情的力量,如果你同样坚信人性的光芒,那么,让我们共同祝福他们,祝福这矢志不渝的爱情,祝福这生死与共的勇气和承诺。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