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法制故事

诈骗40亿,逃亡海外终落网

小故事网 诈骗的故事 时间:2015-04-20 生子

 2010年6月23日,逃亡海外的“中国非法集资第一案”嫌疑人龚印文、范洁聪夫妇,在马来西亚被警方抓获遣送回中国,结束了他们两年多的亡命生涯。龚印文、范洁聪夫妇因勾结高官,成立“济正集团”非法敛财高达40亿,祸及山东十多万群众。这对被称为“中国非法集资第一案”的夫妇,在辉煌与疯狂之后,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敛财40亿,惶恐出逃

  诈骗40亿,逃亡海外终落网龚印文1949年出生于山东枣庄。大学毕业后,龚印文分配至枣庄市委机关工作。1986年担任枣庄市中区副区长,1989年升任枣庄市体委主任。

  1991年5月的一天,龚印文出差到济南,与一位名叫范洁聪的美女相识了。范洁聪比龚印文小15岁,除了漂亮,还精明和乖巧。两人一见钟情、相见恨晚。龚印文与妻子的感情本来就不和,范洁聪的出现更是加速了婚姻的崩溃。1992年,在全国一片下海经商热潮中,龚印文辞职下海了,同时也与妻子离了婚,并与范洁聪闪电结婚。

  下海后,龚印文和范洁聪来到济南,并在山东省经济发展总公司出任副总兼下属一家分公司经理。山东省经济发展总公司在当时名头很大,有很深的政府官员背景,属当时流行的“官倒”一类的公司。然而,由于公司没有实业,龚印文又不擅长经营,公司很快就血本无归。商海受挫,很快让龚印文夫妻俩陷入困境。这时候,范洁聪想到了一个“朋友”——在山东当高官的王朝群(化名)。

  在上世纪80年代末,王朝群就掌权枣庄。在一次演出中,王朝群认识了范洁聪,虽然两人年纪相差20岁,但范洁聪还是和王朝群交起了“朋友”。后来王朝群升官到省城,两人的关系就疏远了,但范洁聪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个仕途得意的老“朋友”。现在,老公事业不顺,范洁聪想,如果能让王朝群出面扶持一下,公司定会起死回生。于是,范洁聪又主动与王朝群联系上了。

  阔别多年,王朝群再见范洁聪时,很是感慨,他表示一定会帮助她和老公渡过难关。王朝群动用关系,为龚印文的公司争取到近千万的贷款,龚印文一下子对妻子的非凡能力百感交集,对王朝群感激涕零。就这样,在王朝群的鼎力相助下,龚印文与范洁聪的夫妻店公司开始了最初官商勾结的道路。

  2000年3月,龚印文接手经营一家叫济怀的保健品公司,后改名为山东济正保健品集团。济正集团以直销的名义从事茶叶等保健品买卖。在高官王朝群的鼎力相助下,龚印文夫妇打着王朝群的名号,肆无忌惮地非法用高额回报吸引民间资本。济正集团的敛财手段不外是吸纳民间资本,但其包装方式颇有特色:公司与投资者签订一份产品销售合同,投资者缴纳一定金额的产品押金,替公司销售其保健产品,三个月后公司返还押金,并给予一定的销售费用,押金和销售费用额度则视产品销售情况而定,这份看似合法的销售合同只是掩人耳目。实际上,公司和投资者之间并无产品交割,而是将子虚乌有的产品,每份定价184元,投资者投入资金后,即可以三个月为周期,每期获得至少13.2元的收益……山东有十多万人被济正集团蒙蔽了,纷纷把资金投入进去,短短5年间,济正集团非法集资就高达40亿。

  龚印文和范洁聪绝非等闲之辈,他们利用极深的社会关系长期大肆贿赂,许多部门为其撑起了保护伞,他们明知这种非法集资早晚会暴露,为了更快地聚集资金,他们始终没有放弃他们最擅长的高息融资。世界上没有一种挣钱方法比这来得简便,范洁聪负责总财务,对非法融资资金进行了巧妙的伪装,有好几套班子专做假帐应付检查,把几十亿的资金进行洗钱,大批资金被转移到了海外。她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英国读书,再以香港一家公司的名义反投资,并在海外购置不动产随时外逃。平时,范洁聪在济南经营着一家当时最高档的美容院,只对相当级别的官太太免费开放,目的就是为了让官场为他们的集团一路开绿灯。

  就在龚印文夫妇疯狂敛财时,2007年8月下旬,他们发现王朝群出了问题,几天都联系不上,一打听才知道被中纪委叫去谈话了。暴风雨呼之即来,龚印文夫妻发现大事不妙,一合计,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携款出逃。在这之前,他们已通过非法渠道拿到了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多个国家的护照,当然,他们的护照上用的全是化名。

  亡命海外,无处藏身

  2007年9月4日,龚印文夫妇匆忙卷款踏上了逃亡美国的旅程。

  龚印文夫妻悄然转移以及携带走的资金高达20亿元,他们这一走,济正集团的资金链彻底断裂,“滚雪球”的金钱游戏终于无法维持。同年10月24日起,一大批被忽悠成为济正集团的投资者开始围堵公司,“济正事件”正式公开化。警方调查后,将济正案定性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因涉案高达40亿元,被称为“中国非法集资第一大案”。

  龚印文夫妇出逃的第一站是美国。在国内时,他们就在美国纽约的黄金地带购买了房产,现在终于真正成为美国人了,初来乍到的他们松了一口气。虽然如此,他们还是很关注国内关于济正案的相关动态,尤其是他们的“朋友”王朝群的情况。他们通过越洋电话联系了王朝群,问王朝群下一步如何走?王朝群长叹一声,要他们走得越远越好,永远都不要回来!王朝群说自己的处境也非常艰难,可能最终也会出事,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原先一手遮天的王朝群都沮丧到这个地步,可想而知如果他们回国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既然回不去了,那就当逍遥的美国人吧。龚印文夫妇开始了在美国挥金如土的日子。他们去赌城拉斯维加斯豪赌,一掷万金,只为了过把醉生梦死的瘾。但慢慢地,夫妻俩就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焦躁感,确实,相比之下,在美国举目无亲与在国内呼风唤雨的那种前呼后拥的感觉太不一样了。为了找回一种“上流”社会的感觉,他们开始频繁出资请华人们来开派对,但奇怪的是,当地华人对这种“上流”方式并不太热衷,他们实在没时间陪两个无所事事的人玩乐。这让抓着一堆钱不知如何花的龚印文夫妇非常失落。

  但很快,就有人主动找上他们了——因为“炫富”,龚印文夫妇成了华人圈里的名人,他们被黑社会盯上了。

  2008年2月,一个被称为“福连帮”的黑社会组织直接找到了龚印文,让他捐赠100万美元建一个老人会馆,如敢不捐,会有人来收拾他们的。龚印文当场就傻了,在美国因为身份特殊,他们连向谁求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起先,龚印文夫妇采取了拖、赖的策略,但很快,“福连帮”的几个打手直接逼上门来,为首的一个还用枪抵住龚印文的脑门,问他是要钱还是保命。范洁聪吓坏了,连忙拿出100万美元的支票,这才平息了这场“炫富”之祸。

  对龚印文夫妇而言,损失100万美元算不上什么,接下来的事才是最可怕的。2008年4月,中美开始联合追捕一批逃亡美国的经济重案嫌犯,这意味着,龚印文夫妇一旦被发现,也很可能被遣返回国,一想到有朝一日被送回国接受审判,龚印文夫妇就恐惧得要命,他们决定潜逃到英国伦敦。

  2008年6月,龚印文夫妇抵达英国,他们上中学的女儿在英国留学,伦敦也有他们三处房产。他们希望就此在英国安家,毕竟还有巨款在手中,他们可以在英国另起炉灶。

  为了尽快融入英国的华人社会,龚印文通过华人商会与在伦敦做生意的华人们开始来往,其中一名在当地做房产经纪的温州人邱先生与龚印文很快就热乎上了。很快龚印文投资500万英镑,邱先生投资100万英镑,合伙开了一家规模挺大的房产经纪公司,由邱先生出面任总经理。此时正值世界金融危机,伦敦房产价格处于低谷,公司一口气购进了几十套公寓房,囤积着准备以后升值。哪知不到半年,龚印文的公司就被查封了。原来,邱先生瞒着龚印文,把所有的房产低价出售完毕后,卷款潜逃了。龚印文傻眼了——自己在国内做的这一套把戏,居然被人模仿后在自己身上上演!由于自己特别的身份,吃了哑巴亏还不敢上法院告人家,这是多么窝心的事啊。

钱财的损失对于龚印文还是小事,对他们来说,最主要的问题是,英国政府与中国政府也开始合作引渡经济案件嫌犯,这样一来,原本以为是安乐窝的英国,如今也不安全了。龚印文夫妇不想坐以待毙,他们思量着再次出逃。

  就在这时,新加坡的一个旧时朋友建议龚印文夫妇去新加坡投资定居,由于新加坡华侨众多,许多人都讲华语,他们去那将不会产生在异国他乡的感觉。夫妻俩一合计,决定转道新加坡。2009年3月,龚印文夫妇告别女儿逃亡新加坡。

  虎落平阳,星岛惊魂

  以华人为主的新加坡多少让龚印文夫妇感受到了国语的亲切和温暖。在新加坡赋闲三个月后,龚印文夫妇发现新加坡人也很迷信保健品,他们就寻思开了:国内中断的保健品行业就在新加坡续上,等产业成熟了,再把国内那套骗钱的把戏用上寻机发财。

  他们开始涉足投资新加坡的保健品。但在新加坡,因为没有了官场的保护伞,他们的产品只能货真价实地开发,这无法让龚印文夫妇实现短期内发财的目的。他们接着又投资旅游业,但这个成熟的行业利润更低。无奈之下,龚印文夫妇只好把国内走江湖的那套把戏收起来,专心做本分生意。

  2009年8月23日,龚印文夫妇开车从公司回家,在一段僻静的路上,他们被三部车包围起来。显然,是一伙劫匪“看中”了他们。劫匪是偷渡到新加坡的一伙越南人,他们盯上龚印文夫妇很久了,早就想着向他们狠敲一笔。龚印文夫妇被绑架后,劫匪提出:范洁聪留下来,龚印文回去筹备钱,800万新元的赎金。“如果你想报警,那就等着收你老婆的尸体吧。”劫匪恶狠狠地对龚印文说道。

  龚印文打了个寒战,下山后,他的第一个念头是想报警,但又不敢,毕竟老婆还在人家手中,再说自己还是个通缉犯。他实在不想惹来意想不到的麻烦。800万新元的赎金终于如数交到了劫匪手中,领回了衣履不整的范洁聪。龚印文觉得自己活得很失败,在国内的那种风光的上层社会日子如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那是多么闪亮的日子啊。而现在,自己和老婆被人欺负还不敢吭声,真是窝囊至极。龚印文抱着范洁聪失声痛哭。

  新加坡带给龚印文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2009年10月,王朝群被中纪委双规。他们的庇护伞倒了,这意味着他们这辈子只有亡命天涯了。双重打击之下,范洁聪得了抑郁症,在医院里治疗了很久,也不见好转。

  2010年5月初,龚印文转让了在新加坡的生意,他决定不再做任何投资,手中的资金足够他们逍遥一辈子了。龚印文决定带着范洁聪去马来西亚度假,在那里让范洁聪调养好身体,然后再转道去英国,和女儿一起找个偏僻的地方隐姓埋名过一辈子。

  然而,在马来西亚度假期间,龚印文和范洁聪却遇到了一个在当地旅游的济南人——一个曾经的济正非法集资案的受害者吴浩,虽然龚印文夫妇在马来西亚用的是假名,但吴浩一眼就认出了这对曾经在济南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夫妻!吴浩平日非常关注济正案的动态,期盼着龚印文夫妇被绳之以法,她做梦也想不到,她会在异国他乡与这两个几乎让她倾家荡产的潜逃者狭路相逢。

  吴浩悄悄报了警,警方马上调出网上的国际通缉令,在最短的时间对龚印文夫妇身份进行了确认,并于当晚奔赴龚印文夫妇下榻的酒店,对他们进行拘捕。当警察向龚印文夫妇宣布,马来西亚警方通过国际通缉令获取临时逮捕他们的授权,将对他们实行逮捕时,龚印文夫妇反而显得异常平静。也许,他们这才真正体悟到:这生不如死的逃亡生涯,终于结束了。

  至此,中国非法集资第一案元凶,在亡命海外两年多后,终究没能逃脱法网。在疯狂地非法掠夺财富和环球逃亡之后,龚印文夫妇终于走向了他们该得到的下场!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