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法制故事

扭曲的人性

小故事网 人性的故事 时间:2015-06-18 王仕琪

  卡尔博特从美国特种部队退伍后,就在迈阿密开了一家私家侦探所,凭借他的专业技术和敬业精神,他的侦探所生意非常红火。这天,卡尔博特正在私家侦探所里翻看着当天的《迈阿密晨报》,一位衣着华丽的贵妇走进门来。卡尔博特立即认出,这位艳丽的贵妇,正是今天报上登载的本市刚去世的富豪艾弗德的年轻遗孀碧琳娅。

  扭曲的人性“卡尔博特先生,你是迈阿密最著名的私家侦探,我相信今天你一定看过报纸了。”碧琳娅没有废话,直入正题,“艾弗德留下遗嘱,将财产平分给我和他的养子唐纳森,前提条件是我们必须去里尔蒂斯别墅守灵七天。他还将那条价值2000万美元的钻石项链‘自由女神’藏在那里,规定一周内谁先找到,谁就是‘自由女神’的主人,如果都没找到,项链便会被捐给慈善机构。所以我希望你以贴身保镖的身份陪我去里尔蒂斯别墅。这是订金10万美金,如能帮我抢先找到那条钻石项链,我将再付20万美金。”

  第二天,卡尔博特随碧琳娅抵达四面环海的里尔蒂斯岛,里尔蒂斯别墅是岛上唯一的建筑。别墅依岩石而建,有楼梯蜿蜒通向海滩,海滩边有一座略微突起的高级泳池,夜晚涨潮时海水倒灌入池中;白天,泳池与海水之间隔着一段金黄色的沙滩。碧琳娅告诉卡尔博特:“老艾弗德向来巧取豪夺又担心报应,所以从不敢在海里游泳。在这个泳池里,既安全又可以看海景,一举两得。”

  里尔蒂斯别墅里只有5个人:碧琳娅、卡尔博特、唐纳森以及遗嘱的执行律师菲利普和看守别墅的仆人杰西伦。晚饭时众人聚在大厅。唐纳森一见碧琳娅便冷嘲热讽:“你为了钱嫁给我家老头,只要再熬七天就出头了,我可得恭喜你啊!”碧琳娅怒道:“你算什么东西!又嫖又赌还吸毒,伤透了你老爸的心……”

  “好了!”律师菲利普不怒自威,“艾弗德先生还未入土为安,你们就消停点吧。从今天起七天内,你们晚饭后必须在艾弗德先生的灵柩旁守两小时,等到灵柩放入岛上的墓地后,你们才能正式得到遗产。请不要缺席,否则将失去继承权。”

  遵照艾弗德的遗愿,灵柩停放在他生前的房间,灵柩旁仅一张书桌,上有台灯、电话和一台电脑,十分简朴。众人瞻仰遗容后,接着来到墓地参观。此时天色渐黑,海风阴冷,忽然一声惨叫几乎令人窒息,似乎是从灵柩所在房间传出,众人毛骨悚然,接着发现少了唐纳森。众人急急奔回灵堂,只见唐纳森在电脑前的椅子里缩成一团,脸色惨白,颤抖着指着屏幕说:“鬼!他在对我阴森森地冷笑。”众人向电脑看去,只见屏幕显示的正是“自由女神”项链,背景是一汪幽蓝的海水,平常之极。也许唐纳森是想从电脑里找到“自由女神”的线索,偷偷进来打开电脑,又由于恐惧而心生幻觉。众人将抖成一团的唐纳森送回房间,然后各怀心事散去。

  第二天早餐,始终不见唐纳森,敲门也无人应答。律师菲利普与仆人杰西伦只好合力将门踹开,室内满是浑浊的气体,唐纳森僵直地坐在壁炉对面的沙发上,极度的惊恐扭曲了他的睑。地上胡乱地散着空酒瓶、一次性注射针管和几个烟头。

  “是毒品注射过量致死吗?”碧琳娅颤抖着问。“不,是谋杀。”在壁炉里翻看的卡尔博特拣出一支已被焚烧了大半的植物根系,“这是一种非洲巫医常用的毒药,燃烧后的气体能强烈刺激支配恐惧情感的大脑中枢,令人发疯或死亡。杰西伦,除这间房子以外,还有哪些房间有壁炉?”杰西伦答道:“只此一间,因为唐纳森少爷怕冷,壁炉是为他特别装修的。我这就去报警。”他出去不一会儿,很快又过来报告:“由于天气恶劣,警方暂时不能登岛,让我们不要破坏现场。”

  窗外风雨交加,白昼如同夜晚,诡异的气氛令每个人都忐忑不安。碧琳娅被吓坏了,走到哪里都要卡尔博特寸步不离。晚上从守灵处返回,碧琳娅便请求卡尔博特搬进她的房间,她说:“我的心脏不好,请你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安全。”

  卡尔博特检查了碧琳娅的房间,在卫生间里发现了异常:“整个别墅好像只有你的房间才有镜子,这点我觉得很奇怪。”碧琳娅说:“以前别墅里一面镜子都没有,那老头有怪癖,说镜子会摄取人的灵魂,为这事我闹了好几次,后来总算在这间房子安了一面,所以我每次都会选这个房间。过了这几天,我永远不会再来这里了。现在我要洗个澡把晦气冲掉,你就在外面卧室陪我。这样的夜晚真令人害怕。”

  卡尔博特待在卧室,听着卫生间传出的哗哗水声,渐渐陷入沉思。

  “有鬼!不——”碧琳娅凄厉的叫喊,令卡尔博特来不及多想,冲过去撞开卫生间的门,里面竟一片黑暗。卡尔博特从亮处一下子进入暗处,过了几秒眼睛才略微适应,猛然间卫生间又亮了起来,光线刺得卡尔博特眼睛生疼,等再次适应亮度的急剧变化后,眼前的景象令他触目惊心。碧琳娅赤身靠在卫生间最里面的墙壁上,双手紧紧按住心脏,杏目圆睁,死死地瞪着卡尔博特的侧后面。卡尔博特猛地回头,看见了那面别墅中唯一的镜子……卡尔博特、菲利普和杰西伦聚集在大厅,谁也不敢再独自留在自己的房间。菲利普首先打破沉默:“碧琳娅应该是心脏病发作猝死,但问题是什么诱发了心脏病?真见鬼了?”杰西伦突然说:“见没见鬼我不清楚,但菲利普先生其实是很恨老艾弗德的吧?”菲利普冷笑道:“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嘛!艾弗德曾用卑鄙的手段害得我父亲破产,不得已将祖传之宝‘自由女神’抵押给他。我委曲求全取得他的信任,就是为了夺回‘自由女神’项链,我没有杀那两个可怜虫,倒是卡尔博特先生当时和碧琳娅在一个房间,恐怕难逃嫌疑。”“还是等警方来判断吧。”卡尔博特冷冷地说。

  次日上午,警方驾着快艇登岛。警官古德雷了解了整个事件后,问菲利普:“如果七日内谁都没找到钻石项链,又将如何得知‘自由女神’在哪里?”菲利普说:“艾弗德在电脑里建立了一个加密文件夹,守灵完成后,他所委托的银行会打开他存放的保险柜,把里面放置的密码信封由专人送上岛,届时一起打开文件夹获悉项链之所在。”

  古德雷提议:“两个继承人都死了,现在就向银行要密码吧。”

  菲利普拒绝道:“警官,如果你仔细阅读遗嘱条款就会发现,其实只要在七日内谁找到项链谁就是‘自由女神’的主人,并不仅仅局限于碧琳娅和唐纳森两人,而现在还剩四天。”杰西伦怒道:“你在遗嘱里玩弄文字游戏?!”菲利普耸耸肩:“这份遗嘱有艾弗德先生的亲笔签名,是受法律保护的有效文件。”

  古德雷不以为然地说:“先去看看那部把唐纳森吓坏的电脑吧。”众人陪着古德雷打开电脑,刚进入操作系统,忽然艾弗德冷笑的画面在屏幕上由小变大随即消失,前后不过几秒,却让人惊出一身冷汗。古德雷笑笑:“这不过是伴随着系统启动而运行的一个小程序。咦,现在桌面上显示的就是‘自由女神’吧,背景的海水倒是蓝幽幽的。是这个叫‘谜底’的文件夹吗,菲利普律师?”“哦,对,我失陪一下。”菲利普好像明白了什么,匆匆离开。

  警长古德雷拍拍他的助手:“聪明的赫本,你这个电脑高手,请想办法把文件夹解密。”

  三个小时后,密码被成功地破解,古德雷逐字读出艾弗德留下的谜底:“我最恨负我的人,你们像寄生虫一样依附我,让我寒心之极!唐纳森,你常偷我的钱去赌、去嫖、去吸毒,这次我在壁炉里放置了特地从非洲买回的毒药,你彻底吸过瘾了吧?碧琳娅,你用巫蛊之术背地里咒我早死,你不是爱照镜子吗?我特别对镜子设定了机关,死前启动了它。每晚10点,卫生间里的灯会自动熄灭,在人眼适应黑暗前,镶在墙里的镜子就收缩进了右边的墙体,然后你就会看见镜子后面那幅我七窍流血的荧光画,你一定会认为是镜子里的我在作怪吧?15秒后电灯将自动亮起,在人眼适应光亮前,镜子会瞬间恢复原状。在守灵期间你能否遇上这个场景,你的心脏能否承受得住,就看你的造化了。菲利普律师,你真的认为蒙住我了吗?电脑桌面其实已有所提示,项链就在泳池里那块精美的大理石下。如果你现在才知道,便已超过时限,项链将被拍卖;如果你在此之前就找到了,我希望你能喜欢我附带在项链旁送给你的东西……”

  看到这里警长古德雷一拍大腿:“糟糕,快去泳池!”

  大家赶到泳池时,只见菲利普毫无生气地漂在水面,手上抓着那根价值连城的项链“自由女神”。在幽蓝的池水里,一条剧毒的贝尔彻海蛇正在快速地游动……“扭曲的人性远比鬼魅魍魉可怕!”卡尔博特最后感叹地说。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