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荒唐的激情创业:为何自称机长就能骗空姐

小故事网 空姐的故事 时间:2015-10-22

  疯狂创业,

  这个“机长”专找空姐

  荒唐的激情创业:为何自称机长就能骗空姐2009年7月,18岁的王希从西安市一所中学毕业,从小梦想当飞行员的他本想到民航学院继续深造,可高考受挫却令他不得不暂时在家待业。受此重创,王希对复读也彻底失去了兴趣和信心。王希的父亲王越在一家航空公司干了一辈子计划员,就指望着唯一的儿子能子承父业出人头地。本来王希确实聪明过人,不但看书过目不忘,而且老师话说八分他往往能领会到十分,如今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老王在家也只能唉声叹气。

  后来,王越就劝儿子:“既然你不想复读,那爸给你联系个工作把,我认识个阿姨在外贸公司,她那里正招……”王希把嘴一撇,开口就把话顶了回去:“爸,别逗了,上班挣那点工资有什么用,将来连套房子都买不起。我要创业,我要赚很多很多钱。”虽然生在工薪家庭,娇生惯养的王希对谋生的不易根本没什么概念,在他眼里,只有飞行员才算份体面的工作,除此之外要为了微薄的工资而辛苦奔波简直就是浪费生命。王希言谈中流露出对金钱的极度渴望,让王越大吃一惊,他把儿子臭骂一顿,逼他立刻去掉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

  在父亲的强迫下,王希也装模作样跑了几个招聘会,然而看到招聘会上人头攒动的大学生,再想想手里那张可怜巴巴的高中学历,他就打起了退堂鼓,索性就宅在家里整天上网聊天了。四个月后,忍无可忍的王越给儿子下了最后通牒:“再不找工作,我就把家里的网络给断了,你也甭想再从我这儿拿到一分钱!”母亲周燕也在一旁抹泪叹气:“这可怎么办啊!”父母的高压政策反而激起了王希的逆反心理,他很不服气地说:“你们等着,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创出自己的事业!”王越双手狠狠往桌上一拍说起了气话:“好!我就养你到明年,到时不成你娃就搬走单过吧。”

  可问题是怎么创业呢?王希急得抓耳挠腮却又无计可施,每天只好在网络上乱搜,遇上父母问起,他就搪塞说正在搞网络购物的生意。

  2009年12月,一部名叫《逍遥法外》的好莱坞电影引起了王希的注意,电影中一个年轻的骗子假扮飞行员,居然过上了挥金如土的生活。他觉得凭自己多年来了解的民航知识,冒充飞行员骗几个空姐也根本不成问题。

  12月底,王希花了一百元,在网上买来了仿制的航空机长肩章和工作外套。他给自己起了个“逆风而上”的网名,加了很多航空公司的QQ群,每天隐身看他们聊天,恶补飞行员知识。

  2010年“五一”,王越和儿子长谈了一次:“知道找工作不易了吧,爸爸还是希望你回学校复读,争取明年考个大学。”可王希却把这理解成了父亲赶走他前的最后通牒,十分不耐烦:“你们就是不相信我,等着吧,我马上就要成功了。”5月27日,王希鼓足勇气,在一个民航QQ群中加了一个网名为“月色”的空姐为好友。根据他多日的观察,这个女孩看似年轻单纯,比较适合下手。

  “月色”直到第二天晚上才上线,王希明知故问:“你好,你是东航西北分公司的乘务员吗?”“月色”见王希是民航QQ群中的聊友,马上答复说:“对,那你是哪家民航的?”王希打出早已准备的台词:“我叫程亮,27岁,是南航北京分公司的机长,目前刚调到西北分公司,所以现在还没飞。”为了给对方加深印象,他还以幽默的口吻对几种民航机型进行了一番点评,并有意说起了几个西北分公司乘务员的姓名。见对方对公司内部的情况如数家珍,“月色”果然没有怀疑,两人聊得热火朝天,并互留了手机号码。

  几天后,王希约“月色”出来见面吃饭,对方欣然答应。在建国路的一家西餐厅内,王希一见五官秀丽、留一头中长发的“月色”就眼前一亮,而王希1。85米的身高和一脸帅气也让“月色”十分满意。见面后“月色”放松戒备自我介绍说,现年24岁的她真名叫谭媛,家住民航小区,目前还是单身。而王希此刻也展现出超乎年龄的老练,他一边把玩着捡来的宝马车钥匙,一边故作神秘地告诉谭媛:“我爸以前是部队高干,退役后在国务院工作,妈妈是西工大的教授,还有个舅妈是西北分公司客乘部的副总。”面前的男人不但是个年轻帅气的机长,居然还拥有高干家庭背景,谭媛惊喜交加。她本就正为感情找不到归宿而苦恼,如今可真是瞌睡撞上枕头的好事。

  此后王希又和谭媛约会了一次,两人就算敲定了恋爱关系。2010年6月初,谭媛就把刚认识不到十天的王希带到家中,介绍给了父母。王希买来一大堆礼物,自始至终都表现得非常有礼貌,他对着谭母夸她保养得好,对着谭父则大谈驾驶飞机时的趣闻,旁征博引从机械谈到天气对飞行的影响,一下就博得了两位老人的好感,并默许了他和女儿的交往。

  轻信惹祸,

  爱情积蓄飞向何方

  等王希回到家,父亲王越和母亲周燕依旧围坐着唉声叹气:“你这个孩子怎么老是长不大,还有心情在外面瞎混到这么晚。”王希表面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却暗自得意:谁是长不大的孩子,我现在都有个空姐女朋友了。

  为了早日向父母展现自己“创业”的成果,王希开始收网。6月20日下午,王希到谭媛家幽会,两人一番温存后,他故作为难地开了口:“领导还不给我安排飞行任务,真急人。”谭媛听了也愁眉不展,王希话锋一转又说:“好在我约好领导明天吃饭,只要他肯来,这个事就好办。”说完他立刻给谭媛描绘了一番未来的大好前程,一下就把她逗得乐开了花。看时机成熟,王希又故作随意地说:“请客吃饭我怕钱不够,你这里有吗?”谭媛满口答应,并说自己这个月的工资也花得差不多了,好在能从父母房间里拿些。随后,她就拿了1500元钱递给王希。

  钱虽然比想象中的少,但王希还是紧张得心儿怦怦直跳,这点钱放在口袋里,感觉就像放了个定时炸弹。他不敢逗留,急忙找了个借口走了。还没等王希到家,谭媛的电话突然来了,问他在哪里,并让他在那儿等着她。挂上电话,王希冷汗直冒,一个一个可怕的场景在脑海中反复出现。他想好了,一旦是谭媛看出什么破绽,他马上还钱,并解释借钱只是开个玩笑。二十多分钟后,谭媛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王希吓得偷眼看看四周有没有警察出现。可令王希意外的是,谭媛居然又递给他2100元钱:“我给我妈打过电话了,她说请人吃饭1500元怕是不够,我就再给你送点来,别耽误了正事。”

  王希毕竟还只是个19岁的男孩,谭媛的善良和单纯令他大为感动,一个声音在他心里响起: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可另一个声音却接着说,她对你这么好,不过是看中你机长的身份和高干背景,这些都是虚情假意。最终对金钱的贪欲还是战胜了理智,王希硬着头皮收下了钱。

  那天回到家中,王希掏出两千元递给父亲:“这是我这个月做网购赚的,就当孝敬你和妈。”王越疑惑地看着儿子,半晌才说:“钱你自己留着用,可别乱花了。”这天吃晚饭时,王越破天荒地拿出一瓶啤酒,让王希陪着他喝两杯。他还高兴地对妻子说:“我们都老了,以前只听报上说坐在电脑前就能赚钱,还不相信,这下才知道是真的。”周燕见儿子踏上正途,也是满心欢喜。

  自高考失败后,王希到哪儿都自觉低人一等,唯有这个晚上才重新找回了扬眉吐气的感觉,至于心中对谭媛的那点负罪感,随着两杯啤酒下肚,转瞬就烟消云散了。第二天晚上,王希还打电话找来几个高中同学,请他们到迪厅尽情潇洒了一回。

  短短几天,王希就把3600元钱挥霍得一干二净,他马上又以请领导吃饭的名义上谭媛家拿了5000元钱。花钱这种事本来就是无师自通,这回,王希又是上商场购买名牌衣物,又是请人吃饭喝酒,转眼又花了个干干净净。

  在经过金钱、物欲的洗礼后,王希迅速坠入贪婪的深渊中不能自拔,如今他已根本适应不了没钱的日子了。不过考虑到过于频繁地索取钱财会引起谭媛及其家人的怀疑,王希重新打开电脑,寻找新的猎物。

  6月11日,王希故伎重演,在另一个民航QQ群中加了个名叫傅莹的年轻空姐,26岁的她在某航空公司工作。王希对着傅莹抱怨几句傅莹所在机场乘务员休息室如何如何不舒服,立刻就引起了对方的共鸣。随后,王希抛出机长身份和高干背景这两大法宝,并趁势提出视频聊天的请求。傅莹这边含羞答应,打开摄像头,那头,马上就有个配有机长肩章的英俊小伙冲着她直招手,随着摄像头往桌面看,还放着一把清晰印有宝马标志的车钥匙。这一刻,傅莹觉得几乎都触摸到了自己的幸福……三天后,因为王希有“应酬方面的需求”,傅莹毫不犹豫就给他汇来了6000元钱。

  几乎雷同的故事在6月还发生了一次。这次王希聊天的对象是另外一个空姐马岩。除了高干背景和飞行员身份之外,王希还总结了前两次网聊的宝贵经验,做了充分的准备。视频聊天时他专拣马岩爱听的说,又是夸她有气质又是夸她苗条,还允诺未来把她调到西安分公司,两人一起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听得马岩有如腾云驾雾。但考虑到两人相隔千里,爱情太遥远了,马岩的最后一丝理智提醒她不能接受这份感情,可王希在那头却热切地说:“我对你一见钟情!等你来西安,我就为你买套别墅!”这滚烫的情话让马岩的防御彻底崩溃,她转而提出,希望马上就能飞去西安见王希。

  效果如此之好令王希有些手忙脚乱,他赶紧借口自己正在准备从第一副驾驶到正驾驶的考试,还是希望两人在轻松的情况下开始第一次甜蜜约会。王希的上进更是坚定了马岩对这份感情的信心,为了男友帮自己调到西安分公司而“打点领导”,她火速汇来了5000元钱。

  短短时间内,王希就这样匪夷所思地“网”住了天南地北的一群空姐,在有了大笔的金钱之后,他时常出入高档饭店等消费场所。为了炫耀自己创业的成功,王希还硬拉着周燕一起去商场买衣服。

  真相败露,

  这个小伙创业太雷人

  在与马岩和傅莹周旋的同时,王希又以去北京出差和培训的名义,分几次向谭媛索要了近两万元钱。而另一方面,王希对谭媛确实又温柔体贴。无论谭媛飞到国内哪个城市,他都会预先在网上查好该城市的天气预报,然后发短信提醒她带足衣服。每当谭媛飞回西安,他又会第一时间赶去和她见面,并很贴心地问候:“这次有没有特别难缠的乘客?有没有男乘客下机前一定要给你名片?”王希对空乘这份工作的理解让谭媛很安慰,以至于从未怀疑他的身份。

  2010年7月18日,王希再次向谭媛提出,他马上要到上海出差,去试飞模拟机。谭媛立刻把刚发的5000元工资都给了他。7月20日两人在谭媛家约会时,王希为难地表示钱可能还不够,谭媛就把自己的招商银行信用卡加密码一起给了他。当晚,王希在网上又再次向马岩和傅莹编造了不同的借口,两人分别又给他打了款。

  第二天,王希用手机给谭媛打去电话,告诉她自己已到上海,一切安好不必挂念。挂上电话,当晚他就到酒吧大肆消费了一通。第二天,他又招呼朋友去饭店大吃大喝,光一顿饭就花了三千多元。王希毕竟只是个刚高中毕业的男孩,社会经验缺乏,他万万没有想到,信用卡和卡主的手机号码捆绑,每个消费信息都会发送到卡主手机上以备查阅。当王希在西安的娱乐场所大刷特刷时,没多久所有的消费信息都以短信的形式反馈到了谭媛的手机上。抛开培训时怎么还能去饭店不说,王希明明去了上海,可为什么消费地点都在西安呢?而且短短时间内就刷掉了7000元,几乎是照着8千元的极限额度刷的。谭媛疑惑重重。

  7月25日,当王希再次出现在谭媛家,谭媛含蓄地提出了心头疑问,问他为什么信用卡的消费地点都在西安。王希措手不及,只能含糊其辞搪塞,既没承认,也没否认。看着男友不屑解释的样子,谭媛的脑海也是一片混乱:在她早已形成的潜意识里,王希是高干家庭出身,职业又是令人羡慕的机长,而自己却只是个普通空乘,和他有着巨大差距。万一这次只是误会,却让自己的怀疑影响到这段恋情,岂不是很不值得?在这样复杂的心态下,当天谭媛既没有继续逼问王希,过后也没把心头的疑问告诉父母。

  当晚,谭媛久久不能入睡,一些可怕的猜测在她心头交织,时不时惊出她一身冷汗。就这样折腾到第二天早上,谭媛发起了高烧,她习惯性地短信告知了王希。在收到谭媛发来的短信后,王希也是犹豫不决,前一天虽侥幸过关,但骗局已经出现了败露的可能,和她再接触下去实在危险。但想到谭媛给钱时的爽快劲,王希心头又是一阵骚动,最后,他还是侥幸地赶到了谭媛家。

  谭媛躺在床上,谭父谭母都陪护在一旁。见到王希,谭媛轻声问:“你不是说你姑妈是客乘部的副总吗,我今天不舒服没法上飞机,能不能麻烦你姑妈给我的领导打个招呼请假。”这本是打个电话就能解决的小事,可王希却像是十分为难,一个劲地揉着衣角,一副想说又说不出什么的样子。最后,他干脆借口手机中了病毒,舅妈的电话号码没法显示,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谭家。男友蹊跷的表现让谭媛放声大哭,此刻就连一旁的谭父都看出了不对。谭媛哭着向父亲说出了自己心头的疑问,谭父顿感不妥,并立刻拨打西北航空公司的电话,询问是否有王希这个机长。当得到否定的回答后,谭父第一时间带着女儿向西安市莲湖公安分局劳动南路派出所报案。

  接到报案后,民警立刻将王希控制带回。而直到王希被捕,他的父母都不知道儿子在外面干了什么,更不知道19岁的儿子,竟在短短60天的所谓创业中,就骗走三个空姐近十万元巨款。在审讯室内,王希面容憔悴,详细交代了一切。当民警询问他为什么专门盯着空姐下手时,他的回答竟是那样孩子气:“觉得她们好骗,我只是好奇。”根据警方从王希手机中调取到的信息,在这两个月中与他联系的不仅有大量空姐,甚至还有民航的女飞行员。而这其中被警方初步落实的案情,就涉及到西安、吉林、重庆三地,涉案金额近十万元,这些钱几乎全被王希挥霍。

  王希先以感情套牢对方,然后伺机骗钱骗物,目前已被刑事拘留,年仅19岁的他因为无知和贪欲,无疑已将自己的青春和未来完全葬送。而谭媛等年轻空姐所遭遇的情感骗局,则值得世人警醒。(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幸福观点

  一幕滑稽剧。男主人公只不过披上了“机长”的“黄金甲”,堂吉诃德大战风车般,指点羊群为士兵,竟然让多名女孩迷惑了双眼,她们渴望在“机长”的羽翼下“羽化成仙”,收获幸福,可是过于天真的以职选郎君的观念,注定只会让爱情落地为尘, 一滴泪摔成两半。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