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索道医生”邓前堆

小故事网 医生的故事 时间:2015-12-24

  “真的要修桥了,有人来勘察了。”日前,当笔者打通云南省福贡县 “索道医生”邓前堆的电话之后,他高兴地告知这个好消息。邓前堆是福贡县拉马底村的医生,这个村子被怒江一分为二,仅有一条100多米长的索道连接村子两岸,怒江水急,峡谷极深,但邓前堆背着药箱在这条索道上来来往往已28年,为村民治病送药……

  “索道医生”邓前堆因为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报道,“索道医生”的事迹传遍大江南北。

  至今,邓前堆都不觉得自己做了多么伟大的事,不善言谈的他反复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医生。”

  百米溜索“掉下去就死定了”

  邓前堆这段时间很忙,因为当地昼夜温差大,不少村民感冒发烧。邓前堆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老医生”,不少外村人也来找邓医生看病,因为“信得过他”。诊所一天要接待五六个病人,在诊所给病人输完液,邓前堆还要出诊去看一些行动不便的老年病人。有些村民住得很远,经常要绕着山路走上1个小时才能到达一户人家。若需要打吊针,邓前堆就在旁等着,陪老人聊天。

  2月10日下午,邓前堆去了4个病人家,有些需要步行半小时,有些需要步行两个多小时,回到家已是深夜。

  邓前堆告诉笔者:“我们拉马底村共有1043位村民,分散住在怒江两岸的5座大山里,两岸各有3个生产队。村子东岸修有公路,交通相对方便,而村子西岸的病人若不能溜索过江,就需要绕一天的山路才能走到公路,所以一般小病他们不会去医院,需要我走村入户为村民打针送药。我家离诊所很近,只有1公里,但走到最远的村民家单程需要5个小时,天不亮就出门,到天黑才能回家。若是要给村民接种疫苗,我就把他们约到各自的生产队,集中接种。每3个月我会给全村儿童做体检,走完全村要花七八天时间。”

  最多的时候,邓前堆1个月得去对岸十几次。最近这几天没去,因为上个月底已经给村子对岸的孩子们打过疫苗,前几天也给对岸烧伤的开扒俄老伯换过膏药了。“索道有100多米,距江面约有30米高,以前的滑板是木头做的,拴不紧掉下去就死定了。后来滑板改成铁制的,比较牢固,可是摩擦力比较小,不容易刹住。”邓前堆说,“一次我因为速度太快刹不住,一下子撞到了对岸的柱子上,差点就撞死了,伤得走路都走不了。药箱里的玻璃瓶装注射剂也碎了不少,所幸剩了1个,刚好给人治病。我一年总要有七八次在半夜到对岸出急诊,天黑得不见五指,打着手电筒溜索是最危险的。”

  治病救人“比自己赚钱重要”

  两年前,邓前堆的工资每月只有100多元,而今工资提高到200多元。虽然收入微薄,但邓前堆常常为没有钱治病的村民垫付医疗费,“因为他们实在贫苦,可怜。”邓前堆说。渐渐地,他手上存了很多村民们的欠条,共计1000多元,在《新闻联播》播出后,这笔欠款已经由当地政府补偿。

  每月3日,邓前堆都要去乡卫生院订购药品,而购买药品的费用需要乡村医生贷款先行垫付,现在他还有7000多元的贷款没还。不过这段时间,他过得比较踏实,因为春节前就备足了常用药品。为何贷这么多款也要买药呢?“没有药,怎么算得上是个医生!”邓前堆说,“村里让我当村干部,说是工资高一点,但我不想当,我只想多学点医学知识,给家人和村民看病。后来又有一位老乡从广东回来,劝我一道出去打工,说是可以赚很多钱,我考虑了一下也没去,我觉得为村民减轻病痛远比自己赚钱重要,村子里的人平平安安就是我的心愿。”

  最大心愿

  “一直当一个乡村医生”

  不少人被“索道医生”邓前堆所感动。在中央领导的关心下,目前,交通部和云南省已决定共同出资,建设拉马底村农用车吊桥;云南省将在“十二五”期间把全省的索道改变为能够通行机动车的桥梁;交通部表示,要加快改善西部贫困山区、边疆地区农村交通条件;近日,云南省卫生厅还通知开展学习优秀共产党员邓前堆活动……

  除了修桥,邓前堆还希望村子西岸也能有条公路,村民生活可以更方便一点。“现在,我们村的村民已经全部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如果看病花了20元钱,约有10元钱可以报销,大部分村民都能负担得起常见病的医疗费用。就是我自己,还想多学点医学知识,特别是骨科,比如关节复位之类,因为这里山多坡陡,村民容易摔伤。还有他们采药割草时容易受刀伤,我也想学着治好伤病。我希望能够一直当乡村医生,直到干不动为止。”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