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陌路兄弟的十年情深

小故事网 兄弟的故事 时间:2015-11-26

  2001年8月,一位中学生偶遇一个在街头卖唱的残疾人,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援助之手。从此,10年的善良加坚持,他像大山一般,始终守护在残疾人父子身旁……

  陌路人携手同行

  陌路兄弟的十年情深2011年8月29日,湖南省湘潭市福星村,残疾人周全海家,一身休闲服的邓博文正和周全海把酒言欢。酒过三巡,周全海激动地说:“老弟,这些年来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当年就死了,更别说我的孩子能长大成材了,你就是我们的恩人啊,周小海,给你的恩人爸爸敬酒。”

  一个教师怎么会和一个他乡的残疾人扯上关系,而且还成了残疾人儿子的爸爸呢?事情得从10年前开始说起——

  邓博文——湘潭板唐铺人,湘潭三中毕业。2001年8月,18岁的邓博文顺利考上了湖南科技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一向严格的邓父同意儿子去上海游玩。

  8月16日,邓博文和姑姑在上海万宝路遛弯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弹唱声吸引住了,转眼望去,是一个残疾人坐在地上卖唱,旁边还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有人围观,也有人叹气,但给钱的甚少,甚至还有人鄙夷地念叨着:“这年头,骗钱的方法有很多,但这是最愚蠢的一种,一看就很假。”邓博文心里觉得一阵酸楚,他默默递上20元钱。一连几天,邓博文都在这个路口,看到残疾人带着孩子卖唱,每一次都递上20元钱,然后默默走开。邓博文准备回湘潭的那天晚上,他再一次来到这个路口捐钱,正准备离开时,残疾人喊住了他:“小兄弟,谢谢你。”他朝邓博文深深鞠躬。

  通过闲聊,邓博文知道,残疾人叫周全海,是湖南湘潭市人,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是一名银行工作人员,1994年生下了儿子周小海,孩子从小都很聪明伶俐,周全海感到非常幸福。1995年,周全海外出打工,遇到了车祸,断了一条腿。由于是晚上,司机驾车跑了,还是好心人送他去的医院,并立即通知了他家人。这一次车祸,不仅耗光了他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一屁股债,妻子最终离开了他,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到了他一个人身上。周全海试图去找工作,都因他是残疾人而被拒绝。眼看孩子一天天长大,需要的费用也越来越多,而他已经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思虑再三,他决定带着孩子去街上唱歌,得来的钱,好给孩子做学费。周全海用市残联给他的一点费用,买了一台音响和几盒磁带,然后练起了唱歌。5年过去了,周全海带着孩子到处卖唱,尽管很苦,孩子从没抱怨过,很快,孩子到了入学的年龄,周全海想把孩子送到附近一所名气很大的小学,可是周小海说什么也不肯,他拉着父亲的手说:“爸爸,我不去上学了,这样,你也可以不用出去卖唱了。”周全海没想到儿子竟然有这样的想法,他辛苦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儿子能鲤鱼跳龙门么,他是断然不会同意的。见状,周小海竟然跪了下来,周全海气极了,拄着拐杖找了小棍子,打在了孩子的身上。那是他第一次动手打人,打的还是他最心爱的宝贝。孩子没哭,只是说:“要去,我就跟你一起去,我当你的腿。”周全海流着泪把孩子抱在怀里。

  说到这里,泪水爬满了周全海的脸颊。他伸出右手,缓缓地摸着儿子的头发,说:“这是我目前唯一能走的路了,我虽然残了,但我不能残了小海的前程啊。”

  邓博文被深深感动了,他想起了同样疼自己、爱自己的父母,为了自己的学业,到处借钱,依然无怨无悔。眼前这个为了儿子的将来,不惜颜面,到处乞讨的汉子,不正像自己的父母?

  他轻轻挽住周全海的拐杖:“不要气馁,以后会好的。”他拿出身上仅有的200元钱,并记下了周全海的电话,嘱咐回到湘谭后,一定要找他,他可以帮忙辅导孩子。

  一个热心人的艰辛与执著

  回到湘潭,邓博文的内心依然不能平静,他想起自己的一个同学,也是家穷,父亲遇到了车祸,就退学了,一个好苗子就这么夭折了,周小海和同学的命运何其相似啊。现在周小海站在命运转折的边缘,他需要一双援助之手,但是自己的家境也不富裕,该怎么办?

  邓博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2001年9月24日,新生军训结束后,邓博文开始想方设法寻找兼职,一周后,他找了一份家教和餐厅服务员的兼职,虽然很累,但他一直都努力坚持着。

  2002年2月18日,邓博文终于得到了周全海父子回来的消息,他迫不及待地带着这几个月所赚的1000元钱来到周全海家里。临走,邓博文特意嘱托:“以后不要出去了,让孩子有个稳定的家,这样才能有利于他的成长啊。”

  2月19日,邓博文陪同周全海父子来到东海路小学,在了解了周全海父子的实际情况后,所有的老师都被深深震撼了,在进行认真测评后,周小海被安排到了二年级。

  邓博文的承诺,并非只是一时热度,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邓博文每个周末都会准时来到周小海家里,给他辅导功课,有时还带他去游玩,给他买好吃的。

  4年过去了,邓博文顺利成为湖南理工职院的专职老师,在他的辅导下,周小海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湘潭县第六中学。2008年4月,在全省举行的物理奥林匹克竞赛中,周小海获得二等奖。

  消息传来,周全海激动得哭了。邓博文为他这一家已经做得太多了,而他,只是一个才大学毕业不久的孩子,就过早地背负着照顾别人的责任,并且一坚持就是7年。

  花生成熟的时候,周全海拄着拐杖提了一袋子花生去找邓博文。闲暇的时候,周全海在自家的后院开垦了一块地,种些花生和小菜。这些没用肥料的花生炒出来特别香,周全海说:“兄弟,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秋天,桔子熟了,周全海舍不得吃,全部都送到了邓博文的寝室……

  每次周小海看到邓博文过来,都远远地跑过去,扑进他的怀抱里……

  这种浓浓的情谊,连邓博文的几个同事都被感动了。

  而周小海知道,他能回报邓叔叔的,只有好好学习,所以他异常刻苦,刚进入县六中高中部时,他在班上的成绩排名是第36名,仅仅半年后,他的成绩就排名全班第三,全校第90名。

  2010年3月,周小海已经处于高考的冲刺时期。可是,周全海却因脑溢血住进了医院,周小海赶紧请假回来,他第一时间通知了邓博文,这9年来,他和父亲早把邓博文当成自己家里的一分子。医生告诉邓博文,他现在这种情况,能基本治好,只是治疗费用过高,至少需要5万。

  病床旁,刚苏醒过来的周全海一手拉着小海,一手拉着邓博文,哽咽道:“兄弟,我不治了,治不起,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孩子你就帮我照顾了。”邓博文有些生气地说:“你说什么话,有我在,你一定会没事的。”

  等把周全海的情绪平稳下来,邓博文开始为周全海筹集医疗费,说实话,邓博文的工资并不高,所存下的一万多元钱也是为了买房准备的,但邓博文没有丝毫犹豫,就把钱提了出来,他又向同事们借到了1万元,可是离所需的5万元还有一半的差距。该怎么办?

  看到邓博文为钱的事情来回奔跑,周全海心里是又急又愧疚,他一度想,要是自己不在了,邓博文就用不着这么操心了。3月6日下午,邓博文刚跑到病房门口,呆住了。周全海拄着拐杖,正拼命往窗口冲,他后面一个护士死命地拖着,幸好护士力气大,只差几步,他就移到窗口了。邓博文冲过去,拦住他:“你这又是何苦呢?”周全海痛苦地说:“我已经连累你9年了,我不想再拖累你了,也不想再让你受苦了。答应我,在我走后,好好地照顾他,让我走吧,我不想再害你了。”邓博文紧紧抱住周全海:“不要说这样的话了,小海已经快高考了,你不为自己想一下,也要为他想一下,你不想他因为你的事而影响高考吧?答应我,好好治,钱的事,我来负责。”两人相拥而泣。

  在了解了周全海的实际情况后,医院党委经过认真商议,决定减免他1万元医药费,医院又组织职工募捐,短短时间里,就募捐到9千元现金。

  2010年3月9日,周全海的手术顺利完成,10天后,周全海出院了,在医院门口,周全海推着小海说:“快叫干爸爸,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的干爸爸,你长大后,要像孝敬我一样孝敬你的干爸。”

  “干爸。”深情呼喊声中,邓博文热泪盈眶,一声干爸,让他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而对于孩子来说,他的存在,已经不是仅仅一个简单的热心人了,一声干爸,把他们的心彻底联系起来。

  孩子做媒引来幸福鸟

  2010年周小海高考结束后,邓博文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为了提高他的综合素质,他带着孩子去了深圳,带他去旅游,带他去参加同事的聚会,接触各行各业的人。

  不久后,邓博文遇到了烦心事。原来,父母见他年龄大了,天天催着他结婚,最初的几年,邓博文还以照顾小海和以工作为重为由推脱,可现在小海高考都结束了,他再也找不到推脱的理由了。

  2010年8月7日,在父母的“威逼”下,邓博文很不情愿地去相亲了,对方是一名导游,文静秀美,双方感觉都还不错,就彼此留下了电话号码。可是接下来,让女方郁闷的是,几次约会,邓博文都带着小海在身边,不久后女方就提出分手:“到底是和你约会,还是和你儿子约会?”

  懂事的周小海找到邓博文说:“干爸,我能照顾自己了,你就放心去约会吧,不要因为我耽搁了你的幸福啊。”邓博文摸着他的头说:“我在想,如果一个女孩喜欢我,连我的干儿子都不容纳,那以后怎么办?”简单的一句话,让周小海哭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要因为自己而连累干爸爸的终身幸福。

  之后,邓博文又相了一个女孩。一周后,他就带着女孩,去周全海的家里打扫卫生,当场就把女孩吓跑了。周全海忍不住埋怨他说:“你这是干什么,人家那么大,自己家的卫生都没搞过,刚和你拍拖,你就把她带到我这里来。我这里哪是她能来的啊。”邓博文摇摇头说:“我的女友,我不要求她多么富贵或者多美貌,但她一定要孝顺,如果连我大哥都不愿意照顾,那我还不如一个人简简单单。”

  不久,周小海以高分被澳门大学录取了。接到录取通知书,邓博文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他的同事连夜写了篇新闻,想给《湘潭晚报》投过去,被邓博文委婉拦下了。

  2010年8月20日,周全海把邓博文一家都接来了,张罗了好几桌,能喊的街坊邻居都喊了,大家围坐在一起,一起举杯为周小海祝福。

  不久,周小海去澳门读书了,但他一直都惦记着干爸爸的婚姻大事。2011寒假回家,他立即动员自己的同学到处张罗。有一次,他陪同学去红旗商贸城买地板,认识了一个老板娘,叫刘小茹,人特好。听他说到邓博文的故事,刘小茹被深深打动了。

  第二天,周小海单独请邓博文到一个小饭店吃饭,席间,他问:“干爸,我们是什么关系啊?”邓博文说:“我们是亲人啊。”周小海说:“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习惯了有你的照顾,10年了,整整10年了,我应该对你说声谢谢。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遇到好心的你,我今天哪有机会坐在明亮的教室里上课!”邓博文静静地说:“没遇到我,也会遇到其他好心人,这10年来,我早把你们当成一家人,你们给我带来的快乐是无价的……”周小海说:“干爸,我认识了一个阿姨,我认为你们很般配,你们见个面吧。”望着孩子渴望的眼神,邓博文默默点了点头。

  邓博文和刘小茹很快坠入爱河。他们经常会手挽手来周全海家里,望着邓博文脸上洋溢的笑容,周全海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2011年8月29日,周全海再一次在家摆酒宴请邓博文,于是出现了文中开头的一幕。为了感谢邓博文对他的照顾,周全海特意拿出了多年前卖唱的音响,唱起了《兄弟》,唱着唱着就泪眼婆娑了。

  2011年国庆节,邓博文和刘小茹的婚礼在金海翔酒店隆重举行,在婚礼现场,周小海用一首诗表达了自己的心情:“你街头的一瞥,却用漫漫10年去践行/这10年的艰辛,你默默担起/这10年的爱心,你无怨无悔……”

  2011年12月20日,周全海因脑溢血去世。他走的时候,是带着微笑去的。因为他知道:还有一个好爸爸,会接替他,好好照顾孩子的成长……(文中周全海、刘小茹为化名)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