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首页 > 诗词 > 诗词名句

“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纳兰性德《采桑子》原文翻译与赏析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7-18 采桑子(纳兰性德)

【原文】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译文】

  不知道是什么事萦绕心怀,难以放下,醒时醉时都一样无聊难耐,就是梦里也没有到过谢桥,(谢桥就是谢娘桥,相传六朝时即有此桥名,指与情人欢会之地。)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潇潇,瘦尽灯花又一宵。谁又在反复的翻唱乐府那首凄凉的曲子?看如今这情景:风萧萧肃肃,雨潇潇洒洒,房里点燃的灯烛又短瘦了,一个凄苦孤独的一夜,在烛泪中逝去。


【赏析一】

  正如安意如所写“此阕《采桑子》抒思情,无一字绮词艳语,而当中哀艳凄婉处又动人心魄,明说是‘瘦尽灯花又一宵’,然而憔悴零落的又何止是灯花而已?”

  有人说最后一句“梦也何曾到谢桥”这是若容对一位女子的相思,却又不真切,模模糊糊的。凄凉,便凄凉到彻夜都无眠;无聊,便无聊醉梦都无奈。但是,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无眠与无聊,是为了什么,又如何才能解决。

  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什么对他人的思念之苦(也不应该经历过),但是在电视剧上也多多少少看过一些。哪个不是海誓山盟,约定终生,还弄个什么非卿不嫁(娶)的。那副摸样,要多庄重有多庄重,要多感人有多感人。可是你看看若容写的这阕,非但没有应有的,更是加了几分庸懒进去,总觉得有些怪异。

  “是谁,在夜里演奏着凄切悲凉的乐府旧曲?萧萧的风雨声与之应和,长夜消磨,不知不觉红烛燃尽,灯花如人受损的衣带,存存零落。不知道何事萦绕心怀?清醒时意兴阑珊,沉醉也难掩愁情。无论是清醒或是沉醉,那个人始终忘不掉。”

  读这样的词让人感觉到是多么的凄美,从词中可以体会到一种凄凉、空虚的情绪,让人读后有说不出的感觉。

采桑子


【赏析二】

  上阕侧重写景,刻画了萧萧雨夜,孤灯无眠,耳听着风声、雨声和着凄凉乐曲声的氛围与寂寞难耐的心情;

  下阕侧重写不眠之夜,孤苦无聊的苦情。词情凄惋徘恻,哀怨动人。下阕紧承上片“瘦尽灯花又一宵”,扣住彻夜未眠,进一步诉说自己百无聊赖的心绪:“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不知道何事萦绕心怀?清醒时意兴阑珊;沉醉也难掩愁情。无论是清醒或是沉醉,那个人始终忘不掉。

  晏小山《鹧鸪天》词有“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句,不知是何因缘,连一贯严谨的理学家程颐都拜倒其冶艳之下,极之赞许。容若此处更翻小山语意:“梦也何曾到谢桥?”纵能入梦,就真能如愿到访谢桥,与伊人重聚吗?相较于小山的梦魂自由不羁能踏杨花与伊人欢会的洒然,容若的孤苦凄凉斑然若现,以此句结全篇,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

  整首词以清婉笔调写相思,相思也仿佛临风而动,萦人怀抱。风也萧萧,雨过天晴也萧萧,醒也无聊,醉也无聊,又是凄凉又是缠绵,并非雕琢之语。灯光瘦尽亦是人神伤消瘦,一字镂尽风神,尽得其妙。


【赏析三】

  纳兰的词中有一部分爱情词很朦胧,又无本事可寻,所以很难确定其所指。这首词便是这样。

  从词里所描写的情景来看,很像是对一位情人的深深怀念。通篇表达了一种百无聊赖的意绪。此阕《采桑子》无一字绮词艳语,而当中哀艳凄婉处又动人心魄,明说是“瘦尽灯花又一宵”然而憔悴零落的又何止是灯花而已?不是不知何事萦怀抱,而是知道也无能为力。解得开的就不叫心结,放得下的又怎会今生今世意难平?纳兰容若这样深情的男子,哀伤如雪花,漫天飞舞不加节制,悼亡之作苏子之后有纳兰,可是容若之后谁还能做悼亡的凄凉曲?嫁了这样的男人不要想着白头到老,因为情深天也妒,注定要及早谢幕留爱情佳话来让人怀念。

采桑子


【赏析四】

  纳兰性德(1655——1685):为武英殿大学士明珠长子,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清初著名词人。

  性德少聪颖,读书过目即能成诵,继承满人习武传统,精于骑射。在书法、绘画、音乐方面均有一定造诣。纳兰性德以词闻,现存349首,哀感顽艳,有南唐后主遗风,悼亡词情真意切,痛彻肺腑,令人不忍卒读,王国维有评:“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朱祖谋云:“八百年来无此作者” ,潭献云“以成容若之贵……,而作词皆幽艳哀断,所谓别有怀抱者也”,当时盛传,“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纳兰词》传至国外,朝鲜人谓“谁料晓风残月后,而今重见柳屯田”。

  纳兰词初名《侧帽》,后名《饮水》,现统称纳兰词。


【赏析五】

  这一首也是纳兰词名篇中的名篇,似乎平白易晓,只有几处小地方得稍稍解释一下。

  一是“谁翻乐府凄凉曲”中的“翻”字,是演奏、演唱的意思;二是“乐府”这里凡是一切入乐的诗歌;三是“瘦尽灯花又一宵”,是说烛火一点点烧尽,好像一个人渐渐消瘦的样子——古时候的蜡烛一般用羊油做成,烛芯烧着烧着有时候就会小小的爆裂一下,如同微型烟火。烛芯烧剩的太长也是要剪的,所以有“何当共剪西窗烛”是“剪烛”之语;四是末尾处的“谢桥”,古人用“谢娘”来指代心仪女子。谢桥和谢家便都是由谢娘衍生出来的美丽词汇,指代“谢娘”所在的地方——也有人说六朝的时候真的有一座桥叫做“谢娘桥”,无论如何,总之是指代心上人的相会之地或是轻薄游弋之所,晏小山“梦魂灌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便是此中名句。

  上篇写凄凉,下篇些无聊。凄凉,便凄凉到彻夜无眠;无聊,便无聊到醉梦都无奈。但是,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屋面与无聊?是为了什么?又如何才能解决?却模模糊糊道不真切,只在最后一句“梦也何曾到谢桥”里悄悄透露出对一名女子的相思。

  这相思却有几分怪异,不但丝毫没有海誓山盟的决绝,反倒透着一份慵懒,透着一种聚散无妨、醉梦由他的消沉。容若似乎在说:我自己也不清楚横在自己心中的到是什么,反正醉了就会想你,也会不想你;反正醒着也会想你,也会不想你,做梦的时候本该去找你,却一次也不曾梦到过你。

  着似乎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是一种矛盾的心理,也许带着几分自责,也许带着几分自嘲。容若或许是因为冷落了一个不该冷落的人而自我开解,也许是陷入了和另一个谢娘的故事而想起了从前……一切都是可能的,一切也都未必是可能的。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
对诗词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