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首页 > 诗词 > 诗词名句

“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戴叔伦《三闾庙》原文翻译与赏析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7-30 三闾庙(戴叔伦)

【原文】

  沅湘流不尽,屈子怨何深。

  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


【译文】

  沅水、湘水滚滚向前无穷无尽,屈原遭到奸佞小人打击,不能实现自己宏图大业的哀怨有多么的深。日暮黄昏一阵阵秋风吹起,三闾庙边的枫林萧萧作声。


【赏析一】

  屈原祠,是奉祀春秋时楚国三闾大夫屈原的庙宇。据《清一统志》记载,庙在长沙府湘阴县北六十里(今汨罗县境)。屈原仕楚怀王,曾为三闾大夫。三闾,指楚屈、景、昭三大姓。诗题一作“《过三闾庙》”。

  这首诗是诗人经过三闾庙时的咏怀之作,诗人通过对三闾庙周围景色的描写,表现了对屈原悲惨遭遇的同情,抒发了诗人的怀念之情。

  戴叔伦,732——789年,字幼公,字叔伦。润州金坛(今江苏省金坛)人。曾从萧颖士学,以文学著名,为大历、贞元间重要诗人。至德年间,刘晏表荐为秘书省正字,延入幕中;大历年间,在刘晏盐铁转运使府中任职;建中至贞元间,历任东阳县令、抚州刺史、容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充容管经略使,世因称“戴容州”。乐府诗多述民间疾苦,七绝清俊深婉。丁仪谓其“诗清新典雅,而不涉秾纤”。(《诗学渊源》卷八)有《戴叔伦诗集》。《全唐诗》卷273——274编其诗二卷。《新唐书》卷143有传。

三闾庙


【赏析二】

  戴叔伦(732—789) 字幼公,一字次公,金坛城西南窑村人,是唐代中期著名的诗人,其诗多写农村生活,构思新颖。谓“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讲究韵味,为后世神韵派诗论先导。

  三闾庙,是奉祀春秋时楚国三闾大夫屈原的庙宇,在长沙府湘阴县北六十里(今汨罗县境)。此诗为凭吊屈原而作。

  沅、湘是屈原诗篇中常常咏叹的两条江流。《怀沙》中有“浩浩沅湘,分流汩兮。修路幽蔽,道远忽兮”,《湘君》中有“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诗以沅湘开篇,用了比兴手法。既以悠悠不尽的沅水湘江来引起屈子千年不尽的怨恨,又以悠悠不尽的沅水湘江来比喻屈子千年不尽的怨恨。“怨”本是非常抽象的,很难具体感知,而本诗化抽象为具体,使屈子千年不尽的怨恨有了形状和数量,让读者能形象感知。这种写法在古人诗词中还有体现:南唐后主李煜《虞美人》中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李清照《武陵春》中有“惟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贺铸《青玉案》中有“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在诗人们的笔下,“愁”和“怨”都有了形状、数量甚至重量。

  司马迁在《史记·屈原列传》说屈原“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对屈原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屈原以强烈的爱国热忱,在艰难的境遇中默默地坚持操守,如日月一样灿烂永恒!有如此大才而不被任用,满腔忠诚却遭诽谤排挤,怀王昏庸,而小人窃居高位。“屈平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谗人间之,可谓穷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满腔怨愤好似沅湘深沉的流水。前一句的“不尽”,写怨之绵长,后一句的“何深”,表怨之深重。无人理解、无人欣赏、怀才不遇的怨愤使屈原发出感叹“举世浑浊而我独清,世人皆醉而我独醒”,楚国的都城郢被攻破,国家败亡,民生多艰,给了屈原最沉重的打击。生既看不到希望,活着就不再有意义,于是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死亡,自沉汨罗,又怀石,没给自己留一点后路,死得惨烈而又安静。“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泰戈尔的诗用来诠释两千年前的屈子同样适用。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屈原《九歌》),“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屈原《招魂》)诗人抚今追昔,触景生情,借来化用为诗的结句“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夕阳西下,阳光昏黄暗淡,干枯的枫叶随着肃杀的秋风萧萧而下。诗人满眼是红叶的飘飞,满耳是落叶的哀唱,满心是对屈子的同情,周身涌起的是阵阵凄凉!三四两句以景结情,通过日暮秋风吹落无边枫叶的萧瑟之景,进一步烘托了屈子的哀怨和作者的同情,显得含蓄隽永,令人回味不尽。


【赏析三】

  这首诗具有独特的表现方法。诗中全部采用虚写的方法,没有一句是写实的;四句中有三句是写景,最后以景结句,这样表现,其妙处就在于虚中见义,景中见情。

  屈原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诗人,他的事迹流传很广,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此,诗人抛开对屈原具体事迹的描写,而侧重从诗人的“怨”字着笔,至于诗人为什么怨?怨什么?诗中没有和盘托出,而只是描绘了一幅特定的图景,引导读者去思索,借此抒发作者的感慨和表达怀念之情。这种表现方法是十分高明的,受到历代评论家的赞赏。

三闾庙


【赏析四】

  “沅湘流不尽,屈子怨何深!”这两句,作者悬空落笔,以沅、湘之长来比喻诗人屈原的怨恨之深,写出屈原的哀怨无休无已。诗中说:屈原啊,你生活在小人得道的时代,有志不能伸,愤然投入汨罗,你的怨恨有多深呢?这怨恨啊,就如那日夜奔流的沅湘之水,浩浩无尽;沅湘之水千百年来就这样默默地长流着,它们是你幽怨愁愤的历史见证,它们听到过你内心不尽的忧愁,看到过你沉痛无助的面容,长流到今,还是洗不尽你的无尽怨愤。这两句,作者用的是倒装句,突出表现了屈原的怨。上句以沅湘起笔, 沅、湘,指沅江和湘江,均在湖南省,流入洞庭湖,楚顷襄王时,屈原被放逐,长期流浪在沅湘流域。沅湘也是屈原诗篇中常常咏叹的两条江流。《怀沙》中说:“浩浩沅湘,分流汩兮。修路幽蔽,道远忽兮。”《湘君》中又说:“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下句的屈子,指屈原。子,古代对男子的尊称。这句既是设问句,又是感叹句,一“怨”字,是全诗的诗眼。屈原的怨,司马迁在《史记·屈原列传》中写道:“屈平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谗人间之,可谓穷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诗人围绕一个“怨”字,用形象生动的比喻来说明,前一句之“不尽”,写怨之绵长,后一句之“何深”,表怨之深重。“怨何深”三字抵得上千言万语,屈原的怨愤直透纸上;作者的感情喷薄而出。也使得全诗熔铸为一体,使其它诗句不言怨而怨情四溅。对这两句,李瑛评说:“咏古人必能写出古人之神,方不负题。此诗首二句悬空落笔,直将屈子一生忠愤写得至今犹在,发端之妙,已称绝调。”(《诗法易简录》)

  “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诗中的“萧萧”,形容风吹树叶的声音。这两句,作者调转笔锋,写日暮秋色。此时正是秋天时节,又是黄昏日落之时,秋风袅袅,落叶萧萧,更给人一种愁怨的感觉。实际上,作者通过景色的描写,进一步表现屈原的怨愤深广而绵长,充塞着整个时空,整个大地,无边无际,无限扩散、弥漫。上句的“秋风起”,下句的“枫树林”,都化用了屈原的诗句:“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九歌》)“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招魂》)我们仿佛看到,在秋风袅袅的日暮时分,诗人屈原在汨罗江边的萧萧枫林中披发行吟,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并与江上渔父在对话,诗人在高唱:“举世浑浊,唯我独清;众人皆醉,唯我独醒!”就是在这样的时节里,诗人跳下了汨罗江。时隔数百年,作者在相同的时节,来到屈原庙来凭吊,充满着怀念屈原的无限情怀。这两句是写景,在文学评论上叫以景结情。使得全诗更加具有韵味,更加生动完美。李瑛继续对这两句评论道:“三、四句但写眼前之景,不复加以品评,格力尤高。凡咏古以写景结,须与其人相肖,方有神致,否则流于宽泛矣。”(《诗法易简录》)


【赏析五】

  屈原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诗人,也是伟大的爱国者,他热爱楚国,坚持“联齐抗秦”的外交路线和立法图治、任用贤能的政治措施,但不断遭到反动贵族集团的谗毁和打击,最后被流放。后来楚国政治愈益腐败,郢都被秦国攻破,诗人感到既无力挽救楚国危亡,又无法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遂满怀悲愤愁怨投汨罗江而死。后人为了纪念屈原,在他投江的地方,建了屈原祠和屈原庙。

  作者来到屈原庙,想起屈原的种种事迹,怀着无限怀念和无比沉痛的心情,写下了这首流传千古的五言绝句。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
对诗词的表态